严歌苓短篇小说《爱犬颗韧》(士兵与狗)

严歌苓短篇小说《爱犬颗韧》(士兵与狗)

阅读提示作家严歌苓有过多年部队文工团的生活经历,对严厉统一的军队管制与一群活泼的少男少女们之间的对立有着极为敏锐的感知。

年轻的士兵精力旺盛、感情充沛,在激情的年代怀抱着的理想,但部队的管制和“绝对的服从”不仅压抑了这种鲜活的生命力,也使他们怀疑曾经的理想和信仰。

小说《爱犬颗韧》(《士兵与狗》)通过一只藏犬颗韧与部队演出队里“穗子”这群十六七岁年轻士兵们的故事,对军队的管制以及曾经年少时的信念进行质疑和反思。 “我的少年时期在军中度过,曾拥有过爱犬颗韧,它在我们欺凌作弄式的爱抚下长大,度完它短短的一生。

它不能控制它的生死,我们也不能控制我们的青春。 在它和我们分别时,我们感到那样无力和无助。

写下这个故事,我希望纪念我们的爱犬,也纪念我们那异于全世界青少年的成长经历。

”(严歌苓语)小说中,部队严厉的制度与青春期的躁动使“我们”这群文工团的年轻士兵们常有残忍、暴虐的倾向。 “我们”毫不怜惜地杀死并吃掉颗韧的兄弟姐妹:“我们”看重跟随“我们”的颗韧,是因为它成了“我们”在压抑的部队生活中发泄情绪的对象。

颗韧始终与“我们”相随相伴,它成了“我们”单调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当它因误伤了司令员的孙女而要被强行枪毙时,“我们”试图藏起颗韧,司令员却给出三天限期让“我们”交出颗韧。

军人必须绝对服从命令,无论这种命令是否合理,而司令员拥有撤职冯队长、解散演出队的权力,于是“我们”无法违抗上级的命令。 在目睹颗韧被警卫团枪毙的惨状时,“我们”也丢失了曾经的青春信仰。 作家在小说中常把幼犬的视角和这群少男少女的心理混淆,彼此构成一种呼应,以嘲讽的语调反思青春的价值。 比如颗韧眼中这群文工团士兵们从事的事业充满讽刺意味。

颗韧小说中颗韧的经历与年轻的士兵们互为投影,小说因此带有某种寓言的性质。 颗韧还是幼崽时就目睹了“我们”这群年轻士兵们如何以极为熟练的动作杀死它的五个兄弟姐妹,并欢快地把它们投进锅中煮烂吃掉。 “我们”带走它时,它亲眼看到追赶车辆的母狗被车碾死的惨状,是“我们”让它成为孤儿,颗韧还是追随着“我们”。

“我们”时常在无聊和躁动中虐待颗韧,以此发泄心中的不满和过剩的精力,它仍然与“我们”这群年轻士兵相随相伴。

当小周与赵蓓的恋情被曝光后,“我们”迁怒并惩罚多事的颗韧,它却依然对“我们”不离不弃;当“我们”在雪夜被困时,颗韧冒死前往兵站求救,几乎冻死在风雪中。 即使被捆绑起来等待枪毙时,它仍然对“我们”这群士兵充满信任,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也未曾对这份信任有过怀疑:“它毫无抗拒地任小周摆布,半是习惯,半是信赖就像我们戴上军帽穿上军服的那一刻,充满依赖地向冯队长交付出自由与独立。

《爱犬颗韧》再版与2018年小说集《天浴》天津人民出版社作品点评严歌苓是一位极具历史、文化意识的作家,前往异国他乡之后的经历使作家对“那异于全世界青少年的成长经历”有了更为敏感的认识。

在过往宏大时代潮流中,个人的成长经历受制其中,青春的记忆难免苦涩甚至创伤累累,记下这些经历不仅是回顾自我的成长历程,也是对一个时代的记忆。

——李燕,跨界书写:严歌苓小说题材的跨文化阐释在审美的意义上,悲哀是一个真实的过程,是人生的底色。 严歌苓的四个《梨花疫》《柳腊姐》《角儿朱依锦》和《爱犬颗韧》以亲切镇静的话语方式刻画了承载着悲哀的弱者群像,完美地体现了悲哀的真实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