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郊《秋怀》全诗赏析

孟郊《秋怀》全诗赏析

孤骨夜难卧,吟虫相唧唧。

老泣无涕洟,秋露为滴沥。

去壮暂如翦,来衰纷似织。

触绪无新心,丛悲有馀忆。

讵忍逐南帆,江山践往昔。

秋月颜色冰,老客志气单。 冷露滴梦破,峭风梳骨寒。

席上印病文,肠中转愁盘。 疑怀无所凭,虚听多无端。

梧桐枯峥嵘,声响如哀弹。 一尺月透户,仡栗如剑飞。

老骨坐亦惊,病力所尚微。

虫苦贪剪色,鸟危巢焚辉。 孀娥理故丝,孤哭抽余思。 浮年不可追,衰步多夕归。 秋至老更贫,破屋无门扉。 一片月落床,四壁风入衣。

疏梦不复远,弱心良易归。

商葩将去绿,缭绕争馀辉。

野步踏事少,病谋向物违。

幽幽草根虫,生意与我微。

竹风相戛语,幽闺暗中闻。

鬼神满衰听,恍惚难自分。 商叶堕干雨,秋衣卧单云。 病骨可剸物,酸呻亦成文。 瘦攒如此枯,壮落随西曛。 褭褭一线命,徒言系絪缊。

老骨惧秋月,秋月刀剑棱。 纤辉不可干,冷魂坐自凝。 羁雌巢空镜,仙飙荡浮冰。

惊步恐自翻,病大不敢凌。 单床寤皎皎,瘦卧心兢兢。 洗河不见水,透浊为清澄。

壮昔空说,诗衰今何凭。

老病多异虑,朝夕非一心。

商虫哭衰运,繁响不可寻。 秋草瘦如发,贞芳缀疏金。 晚鲜讵几时,驰景还易阴。

弱习徒自耻,莫知欲何任。

露才一见谗,潜智早已深。

防深不防露,此意古所箴。

岁暮景气干,秋风兵甲声。 织织劳无衣,喓喓徒自鸣。 商声耸中夜,蹇支废前行。 青发如秋园,一剪不复生。 少年如饿花,瞥见不复明。 君子山岳定,小人丝毫争。

多争多无寿,天道戒其盈。

冷露多瘁索,枯风晓吹嘘。 秋深月清苦,虫老声粗疏。

赪珠枝累累,芳金蔓舒舒。 草木亦趣时,寒荣似春馀。 悲彼零落生,与我心何如。

老人朝夕异,生死每日中。

坐随一啜安,卧与万景空。

视短不到门,听涩讵逐风。

还如刻削形,免有纤悉聪。

浪浪谢初始,皎皎幸归终。 孤隔文章友,亲密蒿莱翁。 岁绿闵以黄,秋节迸又穷。 四时既相迫,万虑自然丛。

南逸浩淼际,北贫硗确中。 曩怀沉遥江,衰思结秋嵩。

锄食难满腹,叶衣多丑躬。

尘缕不自整,古吟将谁通。 幽竹啸鬼神,楚铁生虬龙。

志士多异感,运郁由邪衷。

常思书破衣,至死教初童。 习乐莫习声,习声多顽聋。 明明胸中言,愿写为高崇。 幽苦日日甚,老力步步微。 常恐暂下床,至门不复归。 饥者重一食,寒者重一衣。 泛广岂无涘,恣行亦有随。 语中失次第,身外生疮痍。

桂蠹既潜朽,桂花损贞姿。 詈言一失香,千古闻臭词。 将死始前悔,前悔不可追。 哀哉轻薄行,终日与驷驰。

流运闪欲尽,枯折皆相号。 棘枝风哭酸,桐叶霜颜高。

老虫干铁鸣,惊兽孤玉咆。

商气洗声瘦,晚阴驱景劳。

集耳不可遏,噎神不可逃。

蹇行散馀郁,幽坐谁与曹。 抽壮无一线,剪怀盈千刀。

清诗既名脁,金菊亦姓陶。 收拾昔所弃,咨嗟今比毛。

幽幽岁晏言,零落不可操。

霜气入病骨,老人身生冰。

衰毛暗相刺,冷痛不可胜。 鷕鷕伸至明,强强揽所凭。 瘦坐形欲折,腹饥心将崩。 劝药左右愚,言语如见憎。

耸耳噎神开,始知功用能。

日中视余疮,暗隙闻绳蝇。 彼嗅一何酷,此味半点凝。

潜毒尔无厌,馀生我堪矜。 冻飞幸不远,冬令反心惩。 出没各有时,寒热苦相凌。

仰谢调运翁,请命愿有征。 黄河倒上天,众水有却来。

人心不及水,一直去不回。

一直亦有巧,不肯至蓬莱。

一直不知疲,唯闻至省台。 忍古不失古,失古志易摧。 失古剑亦折,失古琴亦哀。 夫子失古泪,当时落漼漼。

诗老失古心,至今寒皑皑。

古骨无浊肉,古衣如藓苔。 劝君勉忍古,忍古销尘埃。

詈言不见血,杀人何纷纷。 声如穷家犬,吠窦何誾誾。

詈痛幽鬼哭,詈侵黄金贫。 言词岂用多,憔悴在一闻。

古詈舌不死,至今书云云。

今人咏古书,善恶宜自分。 秦火不爇舌,秦火空爇文。 所以詈更生,至今横絪缊。 作品赏析【注释】:秋月颜色冰,老客志气单。   冷露滴梦破,峭风梳骨寒。

  席上印病文,肠中转愁盘。

  疑虑无所凭,虚听多无端。   梧桐枯峥嵘,声响如哀弹。   孟郊老年居住洛阳,在河南尹幕中充当下属僚吏,贫病交加,愁苦不堪。 《秋怀》就是在洛阳写的一组嗟伤老病穷愁的,而以这第二首写得最好。

在这首诗中,诗人饱含一生的辛酸苦涩,抒写了他晚境的凄凉哀怨,反映出封建制度对人才的摧残和世态人情的冷酷。   诗从秋月写起,既是兴起,也是比喻寄托。 古人客居异乡,一轮明月往往是倾吐乡思的旅伴,“无心可猜”的良友。

而此刻,诗人却感觉连秋月竟也是脸色冰冷,寒气森森;与月为伴的“老客”──诗人自己,也已一生壮志消磨殆尽,景况极其不堪。 “老客”二字包含着他毕生奔波仕途的失意遭遇,而一个“单”字,更透露着人孤势单、客子畏惧的无限感慨。

  “冷露”二句,形象突出,语言精警,虚实双关,寓意深长。

字面明写住房破陋,寒夜难眠;实际上,诗人是悲泣梦想的破灭,是为一生壮志、人格被消损的种种往事而感到寒心。

这是此二句寓意所在。 显然,这两句在语言提炼上是十分引人注目的。 如“滴”字,写露喻泣,使诗人抑郁忍悲之情跃然而出;又如“梳”字,写风喻忆,令读者如见诗人转侧痛心之状,都是妥贴而形象的字眼。

  “席上”二句写病和愁。 “印病文”喻病卧已久,“转愁盘”谓愁思不断。

“疑虑”二句,说还是不要作无根据的猜想,也不要听没来由的瞎说,纯是自我解慰,是一种无聊而无奈的摆脱。

最后,摄取了一人较有诗意的形象,也是诗人自况的形象:取喻于枯桐。 桐木是制琴的美材,显然寄托着诗人苦吟一生而穷困一生的失意的悲哀。

  史评孟郊“为诗有理致”,“然思苦奇涩”(《新唐书·孟郊传》)。 前人评价孟诗,也多嫌其气度窄,格局小。

金代元好问说:“东野(孟郊字)穷愁死不休,高天厚地一诗囚。

”(《论诗三十首》)即持这种贬薄态度。

其实,并不公允。 倒是讥笑孟诗为“寒虫号”的,说了几句实在话:“我憎孟郊诗,复作孟郊语。

饥肠自鸣唤,空壁转饥鼠。

诗从肺腑出,出辄愁肺腑。 ”(《读孟郊诗二首》)孟诗确有狭窄的缺点,但就其抒写穷愁境遇的作品而言,其中有真实动人的成功之作,有其典型意义和艺术特点。

这首《秋怀》之二,即其例。   (倪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