沦落的青春:第二十三章

沦落的青春: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我不知道已经在家里呆了多少个日子,只觉得仿佛过了无数个秋季。   一天,我正躺在床上百无聊赖地望着天花板,忽然之间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将我从这种沉寂中吵醒。   丝丝早已在打扫客厅了,听见有人敲门就开了门。

  我听见从门外进来的声音,我知道是吴明还有阿大他们一伙。

  他们进了家门后就径直闯到我的房间里将我从床上拉起来,你知道我不好说什么,面对这样的一种热情我能说什么呢?  走喝酒去。

吴明说。

  自从老爸离开后,我几乎已经忘却了这样消弭时光的日子,忽而想起喝酒便很有一些不自在,不过盛情难却,我终于还是跟他们去了。

  他们说最近小城开了一家夜总会,里面的女人很漂亮,而且音响设备极好,唱歌简直爽死了。   不多时,我就见识到他们所说的那家新开的夜总会了,然而在外面除了能够一睹它的大名外,什么也看不见,仿佛它就是一个平平常常的小店铺而已。 而且外面还摆了很多烤肉摊,摊主正在热情地招揽着顾客。   我们对摊主的招揽不屑一顾,径直朝楼道走上去了。   一到了二楼,夜总会的喧嚣便显现出来了,各种各样的人物在里面窜来窜去,也有跳来跳去的,他们都沉醉在震耳欲聋的dj音乐和啤酒上。

  我们在大厅里找了一个能够将我们所有人容下的地方坐下了。 后来就有服务小姐来问要喝点什么。   啤酒。 他们说。   我没有发表意见,也不想说话,静静地一个人坐着。

  啤酒拿上来后他们就先每人倒上一杯,然后咕噜一下喝进肚子里去了。

  我不知道是否很久没有喝酒的缘故,刚喝了一杯,脸就开始发热了。

阿大他们见状,嘲笑道:若西,你不胜酒力哦。

  接着,他们就开始划拳,顿时兄弟好啊、五魁首、骑(七)你下贵阳等等的声音响满了整个大厅。

  我没有参加他们的节目,我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参加,要是以前的话我一定是一个划拳喝酒的积极分子。

  我呆呆地坐在皮椅上,打量着这个夜总会。 诚然,它比兄弟夜总会要漂亮多了,变幻莫测的灯光照射在整个大厅内。 包房内的声音也不像兄弟夜总会的一样隔着墙壁也能传出很远。   服务小姐不时就会过来推销东西,酒类在她的推销清单中占据了大部分的位置。   每当服务小姐来的时候,阿大他们就找出很多废话来和她闲谈,使得她久久脱不了身,似乎她也没有脱身的意思,一直和他们谈得乐不可支。   几乎到了深夜,我们都喝得差不多了,人人都醉得像是一根根的弯腰驼背的面条。   忽而,一只手掌搭在了我的肩上。

那是一只很大很粗糙的手。

  我回头望去,发现一个高大威猛的男人正站在我的身后,一脸醉醺醺的样子,白酒的气味不断地从他的嘴里冒出来。

  你们很拽哦。 他瞪圆了眼睛望着我,就像是变异后的蛤蟆眼睛一样。

  关你娘的屁事。 我猛地一下将他的手掌从我的肩上弄了下来。   他立刻变得十分生气而十分愤怒,两颗眼珠子更加的突出了。

  随后,我便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被他一脚踢倒在地上了,地上的酒水沾了我一身。

你应该知道他的力气完全和他的身体成正比,力气大得像一头牛一样。

  立刻,他又向我冲过来狠狠地朝我的左大腿上踩了一脚,我顿感如几百斤的巨石压在了我的腿上,我他妈简直欲哭无泪。   良久后吴明他们才反应过来了,蜂拥过来将这个家伙从我的身上拉开了。 他们想把他摁在地上,不过他很快就从吴明他们的手里挣脱了。

不过他很快又落到了吴明们的手里,然而他又得以脱身。 这样的动作持续了几十遍,那个长得像牛一样的家伙终于寡不敌众,在体力严重透支的情况下被我们的人制服了。

他们将他死死地压在地上。

  我从地上爬了起来,忽而发觉我只能用右脚来走路了。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没有生气也没有愤怒,我想这样的状况就如同精神麻痹者一样。   虽然我没有愤怒,但我接下来做出的事情出乎了他们所有人的意料。   我从地上提起一张椅子,一跛一跛地朝那个家伙走去。 椅子准确无误地砸在了他的脑袋上。 你应该知道他的脑袋就像一坨豆腐渣一样,没几下就鲜血直流,耳朵、额头还有鼻子都变得血肉模糊不过你应该知道,我现在也丝毫没有生气,连发怒的心情也没有。

  当躺在地上的家伙快要不行的时候,夜总会的老板才出现了,他把我们赶到了楼下,还让我们快走,说警察就要来了。   吴明他们拉着我朝1999旁边的一个小巷子里躲进去了,就像被猫追着的老鼠突然躲进了墙脚的一个洞里。

  我们躲在一处残破的屋檐下,然后听着鬼哭狼嚎的警报声从我们的前面飞驰而过。 这样的声音一直从我们前面飞驰了几十遍,终于在惹得人民群众无法安稳睡觉的情况下愤愤不平地离开了。   当警察都回家睡觉后我们就从小巷子里出来了,人人的身上都沾满了那种黑色的絮状物,看起来全都活脱脱像是刚从煤灰里爬出来的老鼠。

  吴明扶着我,我感觉自己的左脚就像他妈的废了一样。   吴明说:多走走就好了。

  于是我们又在各条大街上游魂似的游荡了好几圈。 因为闲得无聊,阿大他们便玩起了打灯比赛。 结果显而易见,阿大以成功打破五颗路灯的记录名列第一。   良久后我们才散了,吴明一直把我送到了家里。

  我到家的时候,丝丝仍没有睡觉,在看电视等着我。   她见我回来,既高兴又担心地问我:你的腿怎么了?  没什么,摔着了。

我说。

  然而丝丝依然不相信,她硬把我的裤子脱了下来,然后我便看见腿上的一大块地方已经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