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透视神医》小说章节精彩阅读 秦云云筱柔小说阅读

《都市最强透视神医》小说章节精彩阅读 秦云云筱柔小说阅读

《都市最强透视神医》第6章无法救治免费试读林安馨睁开眼眸,秦云清秀的脸庞近在咫尺,额头还能感觉到那轻微的呼吸声,俏脸一红,嗔怒道:“你个色胚,看招!”话落,旁边响起一道暴喝。 “安馨,住手!”林安馨一愣,连看向旁边的林弘毅,不满的噘嘴羞嗔道:“爷爷,这色胚欺负我!”“住口,不许再胡闹!”林弘毅怒喝一声。

闻言,林安馨不满的瞪了眼秦云,小嘴嘟起,不开心的走向餐桌。 林弘毅稍缓一口气,看着秦云客气道。 “秦医生,还请你不要介意,不知你刚才那话是何意,这饭菜真的有问题吗?”不等秦云出声,林安馨便不开心道:“爷爷,分明是这人胡说八道,我们的菜吃了那么多年,都没出过事!”秦云眉毛一挑,摇头冷笑道:“不见黄河不死心,那就睁大眼睛看着!”说罢,秦云从桌前拿起碗盛满汤,随即夹上几颗菜放入,又拿起桌上放着的香油调味料等倒入,搅拌起来。 秦云左右观望,走向客厅外的阳台,两人赶紧跟上,前者把那碗混合液倒向了一株多肉植物。 “臭小子,这是我好不容易培育来的珍锦植物,你弄坏了赔我啊!”林安馨秀眉倒竖,怒斥一声,话落,俏脸突然浮现震惊。

那株植物以可见速度枯萎,一股腐烂的味道从中散发而出,恶心至极。

瞬间,林弘毅眼里尽是难以置信,一碗汤下去,这株植物竟是直接枯萎了?“这是混合发作的毒药,会腐烂五脏六腑,损耗人之精气,就算医学仪器检查,也很难查出具体病因。 ”秦云平淡开口,随即又看了一眼消瘦的林安馨道:“人体比植物复杂得多,生命力也强,不会立刻致死,但会不断消耗人体精气,所以你才身体吸收才那么差!”说罢,秦云又看向林弘毅,道:“你今早在飞机上发病,病因是五脏六腑受损,毒素沉积发作,也跟这个脱不了关系!”林弘毅和林安馨皆是一怔,若是真的食物有问题,毫无疑问是做饭的厨师下的手脚啊!林安馨难以置信道:“张叔在我们家待了近五年,爷爷待他一直很好,怎么可能做这些事!”“不信去叫厨师出来,让他解释一下这是什么情况。

”秦云冷笑一声,话落,林弘毅挥手让保姆去叫厨师。

半响,一个中年大叔走出,见现场气氛凝重,连道:“老爷,怎么了吗?”林弘毅脸色一沉,看着张叔沉声道:“这些菜汤和调料混合在一起,为何会让植物直接腐烂死亡,你解释一下!”中年男子脸色大变,焦急走了过来,连连摇头道:“老爷,这,这我也不知道啊!”林老爷子眉头一皱,缓声道:“这些都是你做的饭菜,你仔细想下是哪里……”话至一半,一道寒芒从中年男子袖口浮现,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 “林老鬼,当年你害我张家家破人亡,我下定决心要你承受非人之痛!今天事情败露,那你给我去死吧!”“后天高手!”林弘毅和林安馨皆是惊叫一声,前者想要躲闪,奈何根本就来不及!眼看匕首就要刺向林弘毅,一只手臂探来,很是随意的抓住张叔手臂,后者脸色骤变。 “**,竟有高手在此!林老鬼,你还是得死!”张叔暴喝一声,随即屈指一弹,那匕首脱离手掌,瞬间朝林弘毅胸**射而去!“天真!”秦云脸上浮现不屑,另一手探出,伸出一指,看似缓慢,却迅如闪电般戳进匕首柄上一个小孔!“咻咻咻咻!”匕首在秦云手指上滴溜溜旋转,随即一晃,在空中划过一道完美弧度。

秦云抓着张叔的手臂一晃一闪,轻描淡写接住掉落而下的匕首,反手抵在后者脖颈,淡漠道:“再动,死!”张叔额头滴落豆大汗珠,作为后天圆满强者,此刻竟升起浓烈的无力感,根本生不起一丝反抗之心。

林安馨张大小嘴,凤眸睁大,难以置信道:“天,天啊,刚才我居然去挑战他……”半响,张叔被林弘毅叫人押了下去,秦云准备离去,林弘毅脸上浮现焦急,连道:“秦医生,还请你留步,安馨做饭也很好吃,我让她做一顿饭菜给你赔礼道歉可好?”秦云肚子咕咕叫响,听到林安馨会做饭,连抬头看了她一眼。

瞬间,林安馨被看得羞赧不已,强行双手叉腰,挺胸傲娇道:“哼!看在你救了我爷爷份上,我勉为其难做给你吃,你该感到幸运!”秦云眉毛一挑,摇了摇头道:“勉为其难?算了,我从不喜欢勉强别人,这幸运不要也罢,告辞。 ”林安馨呆住了,连焦急的上前道:“你,你怎么这么小气,这一点都不勉强,我做给你吃还不行吗!”闻言,秦云被逗乐了,连笑道:“话都这么说了,那我勉为其难尝一下你的手艺吧!”“你,你**,就会欺负人,我讨厌你!”林安馨俏脸通红,跺了跺脚,气呼呼的跑进了厨房。

……海心第一医院一间高级病房,一个有着天仙般容颜的女子躺在病床上,然而却丝毫感觉不到生息。 云龙天在旁边走来走去,看着病床边一个医生焦急问道:“冯副院长,这都三个多小时了,还没有查出问题吗?”闻言,那个白发苍苍的老者转身,脸露苦涩之色歉意道:“云先生,云小姐的病情实在太奇怪,我无能为力。 ”“什么?”云龙天脸色大变,上前看着刘老焦急道:“冯副院长,你可是医院最好的内科医生,怎么会没办法,还请你再仔细检查一番行吗?”冯老面露苦涩,摆了摆手道:“从云小姐身体情况来看,最迟撑不过明天晚上,回天无力,节哀吧。

”“筱柔真是风华正茂的时候,怎么可能就此离去!医生,你别走啊!”云龙天脸色大变,焦急的想要挽留刘老,奈何后者转身便打开病房门离去。 瞬间,云龙天脸若死灰,仿佛苍老了十岁,旁边还有一个**不断的哭泣,伤心欲绝。

云天龙过去拍了拍妻子的后背,想起了多年前云筱柔的情况,一脸阴沉的喃喃自语:“难道没有他,筱柔真的活不下去?”这时,病房门又走进来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

“云董,秦云行踪我们查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