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姐和机长飞机上无忌的性爱

空姐和机长飞机上无忌的性爱

去年的10月22号,我飞香港。 晚上,同屋的女孩铃子和乘务组的其他同事们一大帮人都去Shopping。

我没去。

因为在香港次数多了,我已经厌倦了不停地逛街购物。   去年的10月22号,我飞香港。

晚上,同屋的女孩铃子和乘务组的其他同事们一大帮人都去Shopping。 我没去。

因为在香港次数多了,我已经厌倦了不停地逛街购物。

  在我们机组下榻宾馆的右边有家不大的唱片店,我经常都会一个人去挑几张喜欢的CD。

唱片店的对面,有家幽静的咖啡店,喜欢它的名字,叫“Talk”。 我曾好奇地问过老板为什么会用这个名字,那个瘦瘦高高的男子操着不太流利的普通话告诉我,因为交谈是所有美好际遇的开始,我微笑,若有所思。

  就在我四处转悠时,猛然看到新上架的陈奕迅的新专辑,伸出手,没碰到唱片,却和另一只手,在CD前相遇、静止、缩回,是同飞香港的断熏。

他示意我摘下耳机,好奇地看着我说,“你没去逛街吗没想到我们兴趣相同,不如一起喝杯咖啡”  这句话写在纸上是问号,从断熏的口中说出,却成了句号。 他的眼神里是期待肯定回应的。 于是我点点头,欣然接受。   我和断熏虽然同在一家公司,但也只是见过几面而已,因为公司空勤人员众多,要想经常碰上同一个人在一块儿飞行并不容易。

  我们俩在对面的“Talk”聊了好几个小时。 断熏有着一张干净阳光的脸庞,还有修长的手指,我认为那是年轻的象征。 毕竟他才飞行了三个年头,而我早已过了虚度青春的年纪。 我很喜欢和他聊天,也许是因为,和他聊天会让我感到年轻。

  一个即将35岁的女人,总希望通过某种方式证明自己还是年轻的。 想想自己35岁,本该是个安定的年纪了。

可是我对婚姻似乎还懵懵懂懂,也许是心有不甘,心底还残留着些许骚动吧。

  第二天回来的航班上,趁着我给机长加饮料的时候,坐在机长身后的断熏塞给我一张纸条,约我晚上吃饭。

  在机组车上,我打开手机,跳出来四条短信,是男友千宁让我下飞机后,给他电话。

我拨过去,告诉千宁,我已平安落地,晚上有事,不用来接我了。

  我和断熏换了制服,打车去了一家西餐厅,和他的晚餐,很惬意,很愉快。

  半个月后,断熏说,他爱上我了。

我也莫名地爱他,这个比我小10岁的大男孩。

于是我打电话给千宁,说我们分手吧。 因为我觉得自己,在很久以前的某个时刻,似乎已经不爱千宁了,只是一直都没有合适的人出现。

而我,是个没有人爱就不能生活的女人,所以我心安理得地享受着千宁的爱。   但,今天不一样了,因为断熏的出现,我爱上了爱我的他。 意料之中,那天晚上回家,千宁在门口等我。 他问我“我们可以谈谈吗”我拒绝了。

我不敢,因为我不想看到自己心软。

对千宁,我真的有些不舍,6年的感情,谁会轻易就放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