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诗:利奇马台风过后


组诗:利奇马台风过后

一、《晾晒衣服》台风过后,那个穿布鞋的人进入角色,在弄堂里晾晒衣衫如果那件粉色的肚兜袖口上还有金色的铃铛你会想到,有无数个风铃在童年摇晃如果那件细花连衣裙衣襟绣了竹叶兰,你会想到当年有无数个电话,在金色时光打来这个晾衣服的男人,站在残树前和风一起摇晃,除了辨认相似的骨骼谁都不会相信,台风竟然吹疼了他的骨头。 二《台风过后》台风过后天空运来一群白马,篱笆墙挂满多情的丝瓜秋蝉低吟,晨鸟高唱,一支又一支紫薇花骑上奔马,落在自家玉簪兰搔了搔头,惊喜自己只比爬上墙的木槿花,高出半指的风情就让那个写诗的人侧身,抬腿把骑车的模样,写成骑马,把修车的老汉改作修墙。

三、《台风》台风给石头松了绑蕉叶像一封折旧的信写满了碎石,枝叶和泪痕青山,亭阁,古老的匾额断肠愁,宝华寺的小兽塔檐下,喊出锈迹斑斑铃声山门前,一溜弯刀石隙间刺来叮铃咚珑,拍响门环,守门的小僧,不为所动,垂目吟诵,为无辜的生灵喊魂。 子晟2019、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