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丁丁:我的“遗忘曲线”记忆法

汪丁丁:我的“遗忘曲线”记忆法

我使用这套方法,图一而不是图二的,最疯狂的一次是1985年,我在夏威夷的东西方中心访问研究,其实是准备考GRE,办公室地毯上铺满单词卡,全室泛白,我走来走去复习几千单词(都是GRE复习集附录里的那种冷僻单词),第二天洗牌再铺满地毯。 总之,一个月记住GRE附录里的2000多单词很容易实现。

遗忘曲线记忆法最大优势并非让你记住所学内容,而是训练你的头脑习惯于长期记忆,我认为这是对我毕生有帮助的一套技术。

这里其余的截图,与前两图一样,来自我新下载的短视频“让你比他人更快记住内容的11项秘籍”,但是,我只选其中值得推荐的,删去四项不很适合中国人思维模式的“秘籍”。 图三提出,只选择最好的材料。

这也不是秘籍,问题在于,你咋知道哪本书最好?所以,我在《思想史基本问题》开篇就写了,任何一门学问的最佳开端,或许是这门学问的思想史。 你必须读数学思想史才可能知道哪些数学书是“最好的”,你必须读经济学思想史才可知道哪些经济学书是最好的,你必须读心理学思想史才可知道哪些心理学书是最好的……诸如此类。

否则,你在浪费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