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戏历史(二二)古代头号丑女一“专利”造福天下女性

调戏历史(二二)古代头号丑女一“专利”造福天下女性

  人倒是奇怪的动物。 翻开生物界,但凡雄性,大多风骚,譬如牡鸡,成天梳着靓丽羽毛逛大街,与之相反,牝鸡却是低调了许多,终日在蛋窝里蓬头垢面。

又如孔雀,开屏者,风骚者,无不性别雄。 可是人,却是相反,自古以来,女性多是妖娆,着红妆,戴绿石,人人恨不得天生一副回头一笑百媚生的勾魂模样。

  可是,若有女子投胎失了方向,着实生生一个脸着地,成了丑女,人生似乎暗淡了大半。 不过,在古代名儒笔墨里,大多认定了有姿色的女子,进了王侯将相之府,难免恃宠而骄,多走向了红颜祸水的宿命。 至于丑女,少了世俗灯红酒绿的吸引,倒也有大把时间修着内涵,因此,名儒们对她们的点评,似乎和善不少,多是塑造成了道德典范。

  在名儒们的花名册里,首当其冲的丑女,名叫嫫母。 这位嫫母女士,在一些刻薄的八卦杂志书录里,大抵是额如纺锤,塌鼻紧蹙,体肥如箱,貌黑似漆的丑妇,若遇到一些委婉的文人,倒也做了如下记述:嫫母倭傀,善誉者不能掩其丑。 换句现代的大白话,大致讲嫫母这个丑啊,简直是无法直视的,即便是那帮能把凤姐之流,活生生炒作成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神仙姐姐的网络推手们,若见此女模样,恐怕也得摇摇头,徒叹奈何了。

正因如此,晚生后辈们,一个斗胆,竟将这位貌丑的先辈,塑成了逐疫驱鬼之神,一些巫医神汉,更在跳大神时,仿着嫫母容貌做了面具,藉以祛除瘟疫。   有意思的是,这位骨灰级的丑女,却是黄帝妾室。 这黄帝是谁现代人常呼自己为炎黄子孙,此处黄,指的即是黄帝。

可是,被我们奉为老祖宗的黄帝,怎就看上了这位状如夜叉的女人呢原来,嫫母除却了丑,还有一特点,即为人贤德。 古人们,一直给女子贴上无才便是德的标签,若依此标准,嫫母肯定是不合格的。

她可是大大的有才,不仅教人们养蚕、巢丝、织布、作衣,还协助夫君开疆拓土,败炎帝,杀蚩尤。 如此想来,嫫母才能,绝不在男人之下。 正因如此,黄帝晚年将后宫事务,全交予嫫母打理。

  至于当初黄帝迎娶嫫母,倒也有一段缘由。

当年,华夏文明刚刚抬头,中原各部落里陋习善存,譬如,屡有抢婚事件发生。

所谓抢婚,自然是针对面容姣好的女子。 可这样一来,但凡有些姿色的良家妇女,个个人心惶惶。

黄帝一看这架势,不行啊,不利于社会稳定嘛,得维稳。

为了制止这种不文明的作风蔓延,黄帝决定以身作则,搞了一个海选,专挑品德贤淑,面貌不堪的丑女,以备家室。

经过一番惨烈PK,丑的独一无二惊天动地的嫫母,顺利进了黄帝的家门。

洞房花烛夜,黄帝看着丑妻,倒也来了兴致,发了一条微博:重美貌不重德者,非真美也,重德轻色者,真贤也(这不,我们的黄帝也太不厚道了,不带这么赤裸裸地夸自己啊)。   当然,作为贤德的代言人,初嫁人妇的嫫母,自是不能闲着。 春风一度,睁开眼睛的嫫母,二话不说,竟卷起裤脚,扛着锄头,带着下人上山挖起了石板。

我们的嫫母,却天生一位传奇人物,这一上山,可着实闹出了人类文明史上一场有趣的花絮。 原来,嫫母气力大,不到半天,就挖了许多,此时正当中午,一道阳光射来,落于石堆之中,竟发出一道明光。

嫫母拣出闪光石片,定睛一看,竟惊呆了。

只见石片里藏着一个大嘴黑面的怪物,你撸嘴着她也撸嘴着,你颦眉着她也颦眉着,嫫母是个聪明人,沉思片刻,大约知道了石中之人,就是自己的影像。   嫫母带着石片回宫,却了面上凹凸的痕纹,如此一番,人类史上的第一面镜子诞生了。

贤德的嫫母,对于自己的专利,倒也大度,竟喊来宫中女子们,教授了制作之法。

这下,爱美的女子们,可是高兴坏了,一手举着镜子,瞧着自己的美美模样,一手搭着嫫母,翩翩起舞。

只是,美女们团簇着一丑女载歌载舞,若出现在今日电视影像,倒是颇具强烈反差又透着无厘头喜剧效果的即视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