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2章 异种降临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第742章 异种降临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歌伯历二十六年,恶魔的影子,开始出现在了这片被遗忘的星域。

未知而恐怖的辐射能量潮,在瞬间就将散布在这片星域的探测器摧毁,变成了冰冷的陨石。

根据事后统计,总共有三颗异种降临在了这颗星球上。 好在星球上临时建立的监控站都还完好,迅速出动的士兵,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了他们当时并不知道是什么的恶魔的异种。 事后根据统计,当时被恶魔的异种杀死的人,足有两千三百六十四人。

还好,异种降落的地方只是一座偏远的小镇。

幸好,事态被控制住了。 只是那时将最后一个恶魔的异种烧成灰烬时,托托米和其他的人都不知道,一切,才刚刚开始。

每隔一段时间,就有数颗或者十几颗不等的恶魔的种子降临。 最多的时候,达到了三十四颗。

歌伯星系,只有“冥星”适合人类生存居住,它的体积甚至比银龙帝国的母星还大。 上亿的星际移民,在资源富饶的情况下,在托托米为首的官员大力提倡繁衍生育后,人口也猛增到了三亿多。 庞大的星球,三亿多的人口。 相比而言,最多的一次出只有三十四颗天外恶魔异种降临,听上去好像并不严重。

但只是亲身亲历的那些人,才知道事情的真相是多么的恐怖。 不停地被肆虐的黑风暴侵扰,缺乏高端的科技和更多珍贵的矿物质、材料。 原本可以跨星系飞行的星际移民,当他们唯一的巡洋舰级别的飞船在辐射潮中损坏后,他们只能绝望地待在“冥星”上,等待着不知什么时候才会到达的帝国舰队。

然而事实更多的时候都是残酷的,帝国舰队的到达遥遥无期,靠着他们自己的发展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回到母星的希望,星际移民没有等到奇迹,等到的,却是血腥的末日。

满是油污的手原本是想去捞锅里的肉块,肤色乌黑的饭店老板却是将整个手都伸进了滚烫的锅中,而他竟然没有感觉到疼痛,只是仰头呆呆地看着天空。 背着幼儿抱着妹妹,同时伸手牵着二儿子的妇人,正在无声责骂官署的她,目光终于容量越来越少的奶瓶上移开,当看清了苍穹的一切后,那在她眼中比什么都要珍贵的奶瓶“砰”地摔碎了。 将妻子留给自己的熏肉递给了几个含着手指看向自己的孩子,疲惫的矿工啃了几口坚硬的黑面包,正准备睡觉的他看到昏暗的石屋突兀一亮,透过窗户看到外面的情景,矿工冲过去一脚踹上了门,抓起几个孩子就向地下室跑去。

确保每一只牧畜都吃饱喝足了,年老的牧民在黑夜寂冷的寒风中掖了掖兽皮大衣,正准备回去的他听到兽群发出的不安的叫声,当黑暗笼罩的大地变得红通通一片时,抬头看到了天空中的“流星雨”,牧民控制不住情绪“扑通”跪倒在地,浑浊的泪水不停地涌了出来。

繁华的城市,偏僻的小镇。

纸醉金迷的官员,麻木疲惫的奴工。

所有看到“流星雨”的人们,或恐惧或绝望。

也只有在这个末日的灾难面前,所有的生命,才是平等的。

“砰砰砰……”剧烈的爆炸声,几乎响彻在“冥星”的每一片空间。

无论是不是被机炮、导弹击中,或者被数量不多的激光大炮扫过,渐渐显露在人们视线当中的恶魔的异种,在离地面还有五六百米的时候突兀炸了开来。

一颗恶魔的异种,大约跟一艘侦察舰差不多大小。 当它爆炸时,约有成年人指甲盖大小的种子猛烈地飚向四面八方。 “流星雨”,变成了一场暴烈的“种子雨”。 于是,整颗“冥星”都被绿油油的种子形成的暴雨覆盖了。 带着锐角的碧绿的种子落到了草原上,一片片嫩绿的茎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起来。 有生就有灭,这片草原的原生植物,无论可以抵抗严寒的阔叶草,又或者可以承受酷暑的地生藤蔓,全部都迅速地枯萎。 种子落到了茂密的丛林中,一根根乌黑的长着锐刺的藤蔓破土而出,迅速地勒紧了一株株参天大树。

大树开始颤抖,森林也在呜咽。

无论坚硬如铁的重木,又或者比摩天大楼还高的巨树,哪怕被一根细小的藤蔓缠住,它们的鲜血就像是在最短的时间内被吸干,枝叶枯黄,而庞大的树身,最终被挤进了树体的藤蔓同化。

种子落在一片接一片的兽栏中,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的牧畜任由暴雨似的种子“噼啪”打在身上,却还贪婪地伸出舌头去卷地面上看上去很有嚼头很好吃的种子。

恶魔的异种,是吃不得的。 只是这些愚蠢的牧畜哪里知道,就在它们的舌头卷过去时,那些种子又一次裂开了。 在剧烈的爆炸声中,一颗黑色的黄豆大小的种子弹了出来,钻进了牧畜的口中,击破了它们的皮肤钻进了它们的体内。

并不是全部的裂开,在那些发出恐怖的嘶吼声开始暴动起来的牧畜脚下,从被它们踩得稀烂的粪土中获取到了足够的养分,那些碧绿种子开始迅速地发芽。 蓝莹莹的小花,绽放在兽群当中,看上去是那么的美丽。 而那些痛苦嘶吼暴走的牧畜,无论它们再怎么剧烈的冲撞,或者疾奔,竟然没有一只踩上那些瞬间绽放的蓝色小花。 很快,一些牧畜坚硬的头骨无声地裂开,一朵朵五颜六色的花朵从伤口中绽放了开来。 一些牧畜的身体被巨大的力量顶破,或者探出一片沾着鲜血的茎叶,或者伸出一根柔软的藤蔓。

没用多长时间就平静下来的牧畜们,开始朝着一个方向缓慢而机械地行走起来。

种子落在光秃秃的山上,它们在坚硬的岩石上弹着、滚着,直到碰到贪吃的飞鸟或者成群结队涌出来的昆虫,或者终于弹进了柔软的泥土中,哪怕弹进了稍显湿润的岩石缝隙中,它们就会生根发芽。

种子落在了大城小镇当中,于是,所有人都生根、发芽、开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