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9章 接连的意外战果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第999章 接连的意外战果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我输了。

』』』”丘漠山大笑,却是毫无沮丧之色,上前与秦墨相拥,而后两人身形一闪,已是在擂台上消失。 此时,观战的诸强们才回过神来,许多人神情很复杂,这一战丘漠山虽然输了,但是,所获得的裨益,恐怕比【跃龙台】冠的威名还有大。

这一战后,丘漠山若是能将那种神秘拳法的奥义,融入一点进入【八极神拳】中,未来的西域拳宗说不定就能真正崛起,与刀宗、寺庙势力三分鼎立。

若是将来出现这样的局面,这一战就极可能是一个契机,打开西域势力格局的一个全新局面。

对于这样的预测,实则是很有可能的,丘漠山在这一战中,展现的拳道天资,已是震撼了无数强者。

各族强者都认定,不出十年,丘漠山就可能跻身王者境,与老一辈强者平等对话。 至于交战的另一人,神秘少年王笑一,各族强者皆是更加的震惊。

从排位战上引人注目,到后来击杀仰霖,显露“王笑一”的身份,这少年无疑是本届“跃龙台”的最大黑马,这一战之后,这少年已是铁板钉钉,跻身五甲之列。

让许多强者不安的是,王笑一从外城战以来,无论是其剑技,还是祖阵之技,都未真正的展现,这少年极可能是这一届【跃龙台】的最大变数。 内城中。

丘漠山谈笑风生,丝毫不像一个败者,反而有着欣喜。 “老实说,与你们这些美女交手,我实在难以挥全部实力。

第一场就输了也好。 ”丘漠山大笑道。

“别给自己战败找借口。

不过,只是输了第一场,一切还言之过早,况且,也要恭喜漠山兄。 ”天蛇公主点头恭贺。 旁边,杀破海也是颔,他自是看得出来,这一战丘漠山获益极大,胜负其实都算不了什么。

“那也多亏笑一兄弟,这一届【跃龙台】后,不如到八极宗一行吧,我师门长辈一定会待笑一兄弟为上宾的。 ”丘漠山提出邀请。

秦墨欣然应允,若是有机会,自是会到八极宗一行。

……半个时辰后,擂台重新修复完毕。

对于擂台的损坏,在场的观战者们已是见怪不怪,这样的年轻一辈巅峰对决,擂台会损坏也是正常的。

不过,这一届【跃龙台】结束后,关于擂台连续遭到破坏的消息,必定会传扬出去,成为两大域的一个笑谈。

要知道,在以往的【跃龙台】之战上,一般要到三甲之战,擂台才会遭到损坏。

只能说,这一届的前二十强,放在以往的任何一届,都拥有争夺前五的实力。 第二场,赤疯贤对封曦落。

这一战的结果,比众多强者想象中的结束,还要来得更快。

开战仅是前三招,封曦落再一次使出【六玄天剑】的第五式,【剑域无涯】的狂涛剑势刚出,就被赤疯贤一掌拍出,竟是将漫天剑气吸入掌心。 “别用这种软绵绵的剑式,使出【六玄天剑】第六式吧,若是你的内伤,无法支撑下去,就直接认输吧。 人族的女人,你若是没有受伤,或许还有实力与我一战。 现在,还是省省吧……”赤红王座上,赤疯贤端坐,手掌中盘旋着一团剑气,而后手掌一捏,将这团剑气生生捏爆。 “我认输。

”封曦落沉默片刻,旋即直接认输。 这样的结果,才让无数观战者了解到,原来封曦落竟是有内伤,是何时受得伤?是与天蛇公主交锋时?还是说,这位绝世剑才销声匿迹十年,很可能是受了极严重的伤势…………“第三场,杀破海对天蛇公主。 ”既第一场的人族内战后,第三场又是妖族内战,面对这样的结果,外城的无数强者已是见怪不怪了。

其实,参加五甲争夺战的七名选手,其中有三名妖族,四位人族,会出现同族内战,是很正常的事情。 擂台上,杀破海、天蛇公主遥遥相对,彼此的神情都很平静,确切的说,是都很轻松。 “破海兄,你我就不要在这里浪费太多力气,三招定胜负吧。

”天蛇公主说道。 “好。 以前我还觉得你太过阴柔,有些不喜,后来才明白过来,哈哈哈……,你不要见怪!”杀破海大笑应承。

与秦墨等重聚后,杀破海也知晓,在魔蛟城中的枯面人,就是天蛇公主,他这才恍然大悟,为何【万仞楼主】要让枯面人离去,不用代表魔蛟城出战。 轰!杀破海也不客气,直接先动手,双眸爆光辉,一掌拍了出去,掌劲凝练如柱,呈现如钻般的质地,这是纯以真焰凝练的掌劲。

对面,天蛇公主一声轻喝,纤手拍出,一股极为诡异的力场盘旋,如同疯狂旋转的齿距轮盘,直斩向前方。

并且,在轮盘般的掌劲横飞中,四周空间产生一种拉扯和吞噬的力量,这种截然相反的力道,让人极其难受,单是感受一下,都难受的想要吐血。

这种掌劲,实是闻所未闻,与【天蛇追星掌】截然不同,乃是另一种绝学。 见此情景,秦墨立时明白,这是剑武皇朝遗址中,天蛇公主所获得的传承。 在魔蛟荒原上,与天蛇公主结伴而行,秦墨就一直很好奇,在那遗址中,天蛇公主获得了什么传承。

不过,他却不方便追问,毕竟,追问这种秘密,乃是武者的大忌。 现在,天蛇公主当众施展出来,才知这是一种绝世掌技,单凭这样的掌势,这门掌法的品阶就在天级上阶之上,甚至可能更高。 砰砰砰……笔直的拳劲与盘旋的掌势碰撞,产生三波巨大的碎裂气劲,在擂台中央冲起一层层气劲之墙,这样的碰撞看起来势均力敌。 转瞬之间,三招结束,天蛇公主娇躯微晃,连退了数步。

“我输了。 破海兄,这样轻松让你获胜,你可要重谢我哦。

”天蛇公主轻笑,这般说道。

“艾。 咱们何必那么生分,我与笑一兄弟,可是相交莫逆。 ”杀破海瞪大眼睛,这般说道。

天蛇公主横了一眼,没有答话,娇躯一闪,已是从擂台上消失。

“胜者,魔蛟城杀破海。

”这个结果宣布的时候,外城的众多强者都很不满,这一战双方分明只是比拼修为,根本没有真正动用实力。 不过,许多老一辈强者也明白,天蛇公主这是一个情面,若是真的斗将起来,双方都是年轻魁中的佼佼者。 从之前的交锋情况看,杀破海的全部战力,估计比天蛇公主要胜上一线,但是,就算是胜了那也是惨胜。

这样的结果,其实与两败俱伤,并没有什么区别,只会使得杀破海、天蛇公主双双失去跻身三甲的资格。 再加之,在私下里,杀破海和天蛇公主乃是好友,这样的情面出去,获得的是一位未来妖尊的情谊,实是两全其美。 “哼!天蛇这丫头,还真是精明,知晓若是重伤,返程途中,会遭到咱们的偷袭。 干脆就直接放弃争夺三甲了。 ”仰氏的一名妖圣冷哼,杀意隐现。 “这丫头留不得啊!无论是资质,还是心机,她都不比仰羲逊色,甚至在城府方面,还要胜上一筹。

就算她做了仰羲的伴侣,也是我们仰氏的大患。

”另一个仰氏的大妖这般低语。

周围,仰氏的其余强者低声交谈,在谋划着什么。

……随着这一战的结束,五甲争夺战中,唯一尚未战斗的,就只有炼雪竹。 本来,这一轮的名单中,有七个选手,是不好分配对决的。 可是,这样的事情在以往就生过,早已有先例可循,就是抓阄!由炼雪竹进行抓阄,在其余的六个选手中,选出一个,作为她的对手。 这样的方式,有着很大的运气成分,若是抽到六个选手中的最弱者,则炼雪竹有很大的机会跻身五甲。

因为一旦取胜,按照战绩,再综合七个选手实力,炼雪竹至能和天蛇公主并列,跻身五甲之位。 若是抓到了最强者,那就是运气不佳,这样的方式,也再一次印证了,运气是实力的一部分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