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 孔维:“长期失踪”娱乐圈的“东方茱莉亚罗伯茨”

校友  孔维:“长期失踪”娱乐圈的“东方茱莉亚罗伯茨”

孔维是贵州人,她知道云贵高原的冬天有多冷,这则新闻像刺扎进她的眼睛。

在当地教育局的帮助下,她和朋友们第一时间联系到贵州规模小学,表达了想要捐款的意向:“让孩子们能买上暖和的衣服,足够的粮食,挨过刺骨寒冷的冬天”。 但规模小学校长却拒绝了:“九年制义务教育,孩子不缺钱,这个钱一旦给了家长,就不知道是买了酒喝,还是还了赌债,没人能保证,我也不希望,孩子们学会跟人伸手要,跟人张口哭穷的习惯”。 贵州晴隆山路有著名的24道拐,每次一转弯,道路的另一侧都是悬崖。

孔维经过山路24弯亲自到学校去看,才真正明白规模小学校长说的没错,贵州山区孩子最缺的是好老师。

外来老师不会说当地少数民族语言,大山里的孩子也听不懂普通话,沟通是第一个要跨过的鸿沟,学校只提供最基础的课程,音乐、美术、计算机等简直是天方夜谭。 山里真实的教育困境敲打着孔维的心,2014年,她成立了“传梦公益基金”,希望招募贵州本地优秀师范毕业生,让他们留在家乡的学校,给本地孩子提供教育,而基金则每月给每位老师发放4000元的工资。 孔维团队在贵州各大高校宣传招募老师为了让项目持续运作下去,孔维这个公益的门外汉,硬生生把自己变成了行内人。

孔维在2017年入读了国际公益学院EMP秋季班(八期)进行系统的学习,希望能在自己的项目中,找到解决的根本,做理性与有效的公益。 截至目前,孔维在云南、贵州地区发起“资教工程”项目,共设立34所项目学校,139名“资教教师”,受益学生近13000名。 2018年11月,她和黄晓明共同发起创办了深圳市传梦公益基金会,继续将孩子们的上学梦传递下去。 传梦公益基金会团队日常工作有时候孔维也会想,“好怕有一天,自己也坚持不下去”,而每到这个时候,她又不由自主的想起项目区的孩子,从分不清左右到学会辨别方向,从不会唱国歌到现在最爱的就是音乐课,成绩从分涨到了47分,他们还在山上摘来野花奔跑送到她跟前,每次看到自己,围着叫“孔妈妈”“孔老师”。 孔维说:“公益一直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可是,她能清楚的看到孩子们的改变,怎么能忍心放弃整个项目,怎么敢忍心放弃整个团队。

放了太多心思在孩子们身上,孔维所热爱的演艺事业难免受影响。

“资教工程”渐入佳境,慢慢上轨道后,作为项目的核心人物,每天都要处理很多事情。

在一次拍戏过程中,她被剧组换掉了,“这是我从影20年以来第一次,因为我实在太疲惫了”。 这件事给了孔维很大打击,从自己第一部戏《国歌》到《铿锵玫瑰》《太阳照常升起》,孔维没想过换角这样的事,终于让自己摊上了。 要认输吗?要暂时放弃演艺事业?还是忍痛割下公益项目?当然不!演艺和公益她都要!“我期望我能够再出人头地,我希望能够再让公众认识我,同时我明白这样可以给项目带来更多的力量,我的项目可以做得更好。

”这几年,孔维出现在镜头前,频率最高的除了影视剧,就是综艺,公益类的综艺节目。 下乡援助学校,她能叫出每个老师的名字,并迅速地和孩子们打成一片,演艺事业孔维也渐渐捡了起来。 为了对得起自己的努力和热爱,在剧组里她仍然很忙,电话依然不停的响,还是有很多事情等着她去处理,但她都咬着牙坚持着,配合着剧组的节奏。 乐嘉说:“一个演员,16年扎根在一个地方,带动一群人一起为留守儿童做公益,我只见过孔维这一个!”孔维自称是一个“在事业上没有野心的人”,但她表现出的勤奋和认真,远非“野心”所能形容。 今年,除了即将上映的电影,孔维还将忙于话剧《新原野》和《北京人》的巡演。 她依然很忙碌,手机上的消息一半以上都是公益项目。 大到审批小到物料,所有的事儿,孔维都要操心。 巡演的时间表一出来,她立刻发到公益项目群里,以便更好地安排时间。 演戏和做公益对孔维来说,是相辅相成的事。 她在公益事业中强大了自我,拥有了更强的能量。 演戏,是热爱,也是释放。

演戏这件事儿,孔维已经思考明白。 “我可以演戏,那我为什么不回来呢?”她用行动给出了答案,她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