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佛即是拜佛:真实的唐僧

或许是预感到自己来日无多,也或许是为了将前些年损失的时间弥补回来,玄奘在玉华寺的工作完全可以用狂热来形容。

虽然他在玉华寺只有短短的四年,却共译出佛经十四部六八二卷,占其平生总译经一三三五卷的一半以上。 而且,这还是在他身体状况大不如前的情况之下完成的。

因而可以说,他完全是在与自己的生命时光赛跑。

玄奘不断地激励弟子们说:我都六十多岁了,说不定哪一天就会在这里回归兜率天。 这部经甚大,我常常害怕不能译完。

所以请大家更加勤奋努力,勿辞劳苦。

在玄奘的带动下,诸位高僧时刻不懈,至龙朔三年(公元663年)十月二十三日,终于大功告成。

全经合成六百卷,称为《大般若波罗蜜多经》。 玄奘写完最后一个字,合下经卷,长长吁了口气,高兴地对弟子们说:这部大经,与我中华有缘,与此地有缘。 我能顺利地来到玉华寺,全靠这部佛经的力量。 原来在京师长安,因俗事牵扯,无尽无休。

现在能够完成,都是诸佛的加被、护持。 这是镇国之典,人天大宝,大家都应当感到欢喜荣幸。

译完《大般若经》,玄奘就像耗完最后一滴油的明灯,预知无常将至,自己的生命行将结束。

他向弟子交代后事说:我来玉华寺的使命就是翻译般若经。

如今经已译完,我的生命也就要结束了。 你们切记,我死之后,后事一切从简。

只要用一张粗竹席将我的遗体卷起来,埋在偏僻的山水边即可。 千万不要靠近宫殿、寺院,还是让我离这些地方远一点好。

玄奘希望自己死后,能与麋鹿做伴,与仙鹤为伍,融于山水间,回归自然。

在座的弟子们听后,大吃一惊。

大家都不相信,异口同声地说:奘师,您的身体比刚入山时还好,气色也和从前一样红润,为什么要说这些不吉利的话呢?玄奘淡淡一笑:你们不必安慰我,我知道是时候了,该走了。

辩机、玄觉等弟子知道,像师父这样的高僧,对于自己的寿命一清二楚,能预知死期。 自从知道了师父即将圆寂,他们就像一群将要失去慈母爱怜的孩子,惶惶不可终日。

同时,他们也知道,若是有继续住世的机缘,这些来去自由的高僧们往往能多活几年。 为了挽留师父,聪明的辩机出了一个好主意:大家共同请师父开始翻译一部大部头的佛经。

这样,三五年之内,师父就无法撒手回归兜率天了。

于是,他们从师父带回的经夹中,找出了一部篇幅浩瀚的《大宝积经》,请他开译。 玄奘摇摇头,没有答应。

麟德元年(公元664年)大年初一,所有的译经大德与玉华寺僧众身穿庄严的袈裟,手持拜具,一同来到玄奘面前,五体投地,大展三拜,殷勤启请他主译《大宝积经》。

玄奘从来不愿意拂逆大众的精诚,只好接受他们的请求。 大家高高兴兴地簇拥着玄奘来到玉华殿,便开始翻译《大宝积经》。

玄奘勉强升座,他提笔翻译了几行,便感到力不从心,于是收拾梵本,搁下笔对大家说道:非常抱歉,这部经的卷数与《大般若经》相近,我反复衡量自己的气力,无论如何也无法译完这部大经了。

玄奘又说:我知道你们挽留我住世的好意。 可是,有生就有死,人生如梦幻泡影,如何能不灭?我今年六十五岁了,自知没有多少时间了,很快就会死在玉华寺。

你们若在经论上有什么不明白之处,抓紧时间问吧。

弟子们非常伤心,黯然流泪。 玄奘自己反而十分平静,说:今天是春节。

春阳既浮,萌者将动;阳和启蛰,万象更新。

新的一年开始了,你们应该高兴才对。 现在,我要到寺后的石窟拜佛。

大家都出去走走吧。

从此,玄奘绝笔不再翻译经书,在玉华寺专精行道礼佛、诵经、打坐。 正月初八晚上,追随玄奘已三十多年的高昌籍弟子玄觉,梦见一座高大庄严的佛塔突然崩塌了!他惊醒之后,不知这梦预示着什么,就请教师父。 玄奘慈蔼地看着这位从高昌就跟随自己穿越西域、周游印度,又来到中国的弟子,五味杂陈地说:这不关你的事,是我将要辞世的预兆。 第二天傍晚,玄奘在跨越一条小水沟时,不慎跌倒,摔伤了小腿。 玄奘这位曾经将万丈雪山踩在脚下、只身穿越千里沙漠、徒步十万八千里的伟大行者,而今连一道小小的沟坎也迈不过去了。 呜呼,一何悲?正月十三日,玄奘的病情渐渐加重,气息微弱,沉沉睡去。 直至十六日,他若大梦初醒,说他眼前出现了一朵颇大的白莲花,芬芳鲜艳,世间少有。 十七日,他又梦见成百上千相貌堂堂、身穿锦衣华服的天人来到玉华寺。 他们先用美妙的天花、奇异的珍宝装饰玄奘的寮房,接着又在译经院内外和后山的森林里竖起了五彩缤纷的幢幡。

同时,天乐奏鸣,梵音缭绕。

外形魁伟、相貌庄严的天人将各种各样的珍奇异果献给玄奘……玄奘醒来,对住持慧德法师感慨道:佛教说的因果,半点也不虚。 接着,他吩咐说:嘉尚,你把我所译的经论抄录拿来,看看有多少部?多少卷?嘉尚回答道:总共七十五部,一千三百三十五卷。

玄奘自贞观十九年首开译场,至今已经整整十九年。

十九,又是十九。

玄奘十九岁离开自己的故乡洛阳,开始云游参学;出家后的第十九个年头,开始西行取经;他贞观初年西出玉门关,直至贞观十九年归来,首尾又是十九个年头;而今,归国之后恰巧又是十九年……二十二日,玄奘告诉弟子们:我的无常已经来到,请你们把大家召集过来。

玄奘将自己所有的僧衣、所有的物品,全部赠给了大家。 第二天,又用零星财物设斋,供养了大众。 至此,他将生前所有的东西布施一空,然后向大众辞别:我一生应该做的事,都已经做完了。

我希望把所修的福慧全部回施给众生,普愿天下所有的众生往生兜率天弥勒内院。 等到将来弥勒尊佛下生之时,随他再来婆娑世界,广作佛事,成就无上菩提。 那几日,玉华寺似乎总是花香氤氲,仙乐飘飘。

很多人曾看到空中飘飞着车轮般大小的白色莲花,花瓣三重,光净鲜洁。 玄奘默然静坐到二月四日夜,就像当初佛陀涅槃时一样,右胁而卧,不再说话,也不再翻身。 初五子时,弟子普光轻轻问:奘师一定能往生到弥勒内院吗?玄奘十分肯定地回答:得生。 说完,他的呼吸逐渐微弱,静静地圆寂了。 时为公元664年3月8日凌晨零时,终年六十五岁。 玄奘舍报入灭之时,因为他的神态太平静、面色太安详了,所以人们并没有马上察觉。

等到想起应该为他换件僧衣时,才发现他早已回归兜率天。 他的脚虽然已经冷了,但顶骨却是暖的,而且脸色红润,面带微笑,宛若恬然入梦。 不仅如此,直到七天后大殓,玄奘的容颜毫无改变。

其实,像玄奘这样的高僧,因终身勤修戒、定、慧,许多境界往往不可思议。 当玄奘圆寂的消息传到京城,高宗皇帝万分哀恸,含悲哽咽说:朕失国宝,朕失国宝!玄奘的灵柩运回长安大慈恩寺,安放在他生前译经的殿堂。 每天前来凭吊的人成千上万,络绎不绝。 出殡当天,长安五百里之内的许多民众自发到来,前去送葬的人达一百多万,远远超出了京城的居民人数。 民众自发地用绢帛制作了一辆华丽精美的灵车,请求将玄奘的简易灵柩放在这辆车上。

弟子们婉言拒绝了,只是将皇帝赐予的物品放在上面,向白鹿原进发。

沿途观礼祭拜的人看到此种情形,无不感叹,欷歔落泪。

当夜,留在墓地彻夜为玄奘守灵的人达三万有余。 唐僧玄奘用自己的双足,开创了一条从中国经西域到印度全境的文化之路,用理想与信念铸就了那个时代的灵魂,谱写了一曲荡气回肠的民族之歌。 他是中国佛教文化迅速发展的推动者,也是盛唐灿烂文明的创造者。

玄奘一生所翻译的经典成为中国佛教文化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为以后佛教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后起的华严宗、禅宗,都从中汲取了有益的养分。

他将后半生的全部精力都投入了佛典的翻译之中,因而耽误了个人的修行证悟,但这恰恰是他的伟大之处大乘菩萨的根本精神不为自己求解脱,甘为他人做马牛。

读佛即是拜佛:真实的唐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