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中心化与去中心化之争

互联网中心化与去中心化之争

内容摘要:关键词:作者简介:  当前,学术界和产业界对互联网的未来发展出现了分歧。

随着谷歌、亚马逊、Facebook、腾讯、百度、阿里巴巴等互联网巨头的不断强大,亦即“中心化”愈演愈烈之时,一些人对互联网的中心化趋势表达担忧,反弹的声音也越来越大,人类社会的有识之士希望解决这个问题,甚至也包括万维网之父伯纳斯·李(TimBerners-Lee),他希望推翻自己发明的技术,重塑互联网的未来。

区块链随比特币发展起来,其“去中心化”的特点与上述反弹声浪一拍即合。

中心化和去中心化究竟哪个方式更适合互联网的未来?中心化还是去中心化已经成为一个问题,未来究竟如何选择?  从技术视角看中心化与去中心化  互联网的发展历史上有5个重要的节点:互联网的诞生、TCP/IP的发明、万维网的推出、社交网络的兴起、移动通信技术的大规模应用。

其中万维网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发明,不但20年后云计算的产生与它的B/S结构有关,大数据的兴起与它的超链接和超文本技术也有直接的关系,甚至引发巨大争议的区块链技术,也是因为在一个方面有可能对抗万维网的影响力,因此被世界关注。

  万维网是20世纪90年代伯纳斯·李在欧洲核物理实验室(CERN)推出的。 在20世纪80年代,互联网已经开始成长为世界科技、军事、政府机构中信息共享的巨大网络,但由于技术架构的问题,互联网的信息像被锁在一个个箱子里的宝贝一样,获取时需要密码和钥匙,箱子之间的宝贝也无法相互获得。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伯纳斯·李在前人的基础上提出了万维网架构,这个架构有两个重要的特点:第一个是超文本和超链接,它的诞生为后来互联网大数据的形成奠定了基础;第二个是B/S,也就是中心型架构,包括谷歌、Facebook、腾讯、阿里巴巴、亚马逊等世界科技巨头和数千万个网站都在采用这个架构。

到21世纪,B/S随着互联网科技巨头的出现逐步演变成云计算,成为互联网寡头垄断的代表与核心。

  这种变化对于伯纳斯·李是一种意外,也是他无法容忍的一种状况。 2018年3月,在万维网诞生29周年的日子里,伯纳斯·李撰写公开信,对Facebook、谷歌等大型互联网公司进行了批评,他指出这些公司利用人们的个人数据的同时,扩散了虚假信息。

他表示,自己越来越担心的是少数公司控制和拥有越来越多的信息和个人数据。

  针对互联网巨头垄断数据资源的状况,伯纳斯·李试图亲自扭转这一局面,创立于2017年的Solid项目,希望能让用户管理自身的个人数据,而不用像过去一样把数据储存于各家公司的数据中心内。

透过这个软件,用户可以把自己的数据存在个人的“SolidPOD”内,除非得到用户允许,不然其他公司都拿不到该用户的个人数据。 这并不是万维网之父伯纳斯·李一人意识到的问题,更大的一个群体正在通过区块链技术试图对抗互联网巨头的垄断地位,这是利用20世纪90年代对等式网络与密码技术组合形成的新的技术框架,同样希望用去中心化的方式解决互联网面临的问题。 中心化与去中心化,关系到互联网的未来。

  从历史视角看中心化与去中心化  如果我们回顾过去50年互联网发展的历史,会惊奇地发现,互联网与诸多前沿科技并不是杂乱无章、你死我活的竞争与无序发展。 种种迹象表明,它们都可以看作一个不断发育和成熟的互联网大脑架构的一部分(如图所示)。

其中,云计算对应中枢神经系统的发育;物联网对应感觉神经系统的发育;工业、云机器人、智能驾驶、3D打印对应运动神经系统的发育;边缘计算对应神经末梢的发育;大社交网络、混合智能、云群体智能和云机器智能对应类脑神经元网络的发育;移动通信和光纤技术对应神经纤维的发育等。   回顾过去数亿年生物大脑的进化历史,我们可以看到,在生物脑出现早期,脑的形态是一种弥散的神经网络,现在的水母和海葵依然如此,如果用IT科技的概念来表述这个时期的脑结构,它可以看作一种去中心化的类似区块链的模式。

但随着生物进化,脑的构造越来越复杂,继续进化到鱼脑、两栖动物脑、爬行动物脑、哺乳动物脑,最后到人脑,脑的中枢神经系统越来越复杂,智能越来越高,应对自然挑战的能力也越来越强。   无论是从数亿年生物脑的进化,还是从互联网50年的进化,我们似乎看到中心化的、中枢神经式结构的出现是互联网发展的必然。

用去中心化的技术和结构,瓦解和推翻中心化中枢神经式技术结构,很可能不符合未来趋势。

生物界有海克尔的生物重演律,技术(人工自然)的演化再现生物进化的足迹,生物整体是这样,局部如神经系统由网络到中心化亦然。   中心化与去中心化共存的可能  与工业时代的科技巨头不同,谷歌、亚马逊、Facebook等互联网巨头因为其跨地域、跨行业、跨国家的特征,很难被拆分,这是人类历史从没有出现过的企业形式。 总而言之,我们能够得出三个结论:1.互联网的神经中枢化符合历史趋势;2.人类逐渐意识到不能让自己的神经中枢被少数人和公司掌控;3.互联网巨头难以被拆分。

这三个结论似乎是一个死结。 在假定不应用去中心化的基础彻底颠覆互联网架构的情况下,一条可能的路是,这些互联网巨头的股权在未来逐步被使用者或人类社会共同拥有。   中心化,意味着谷歌、亚马逊、Facebook等世界互联网巨头进入某种垄断状态。 全人类的数据、信息、服务、行踪、情绪、隐私、知识财富都被少数几家公司控制,整个人类社会的中枢神经系统被这样的组织形式掌控,明显也会引发越来越大的反弹。 我们应创造条件,促使人工智能在世界各地以去中心化、民主化的方式发展。

像其他资源一样,我们不能让人工智能最终仅集中在一小部分人(或国家)手中。

去中心化的区块链技术也许在那时发挥真正的价值,对人类社会共同的互联网巨头进行监控和监督,也就是说在需要对社交网络、搜索引擎、电子商务等巨头的重大事项进行投票决定时,区块链技术是目前最佳选择之一,可以有效防止投票被大规模控制。

  从区块链和云计算的技术特征看,在未来的人类社会的科技格局中,中心化技术和科技巨头在如何为人类提供具体服务上,将占据主导地位;但在如何发展、如何分配利润等问题上,人类可以通过区块链等去中心化技术进行投票决策,从而对中心化技术和科技巨头进行有效管控。 它们的互补将使得互联网更为稳健和灵活地向未来发展,厘清它们的关系也许可以避免误判带来的重大损失。

此外,现在的世界互联网巨头之间也可能构成彼此制约的多中心。

  一个根本性的问题是,生物重演律和技术重演律之异同。

在前者的情况下,“重演”的对象是作为完整和统一之生物个体。

个体的所有器官、细胞和组成部分,完全“听命于”整体之需,这既是生物大脑中心化的基础,也是中心化的目的。

在后者的情况下,现在的互联网,人类几十亿个体,各有自己的隐私、利益和价值追求,彼此间甚至离心离德,这些个体是否听命于整体、无自我意识的“细胞”?即使如此,在“重演”接近最高阶段脑和意识之后,没有了“再现”的母版,技术的发展可能另辟蹊径。

中心化与去中心化,二者的博弈或/与合作,将是未来互联网和人工智能发展的一条主线。

  (作者单位:中国科学院虚拟经济与数据科学研究中心;东南大学文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