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陵夜别王八员外 (唐 贾至)

巴陵夜别王八员外 (唐 贾至)

柳絮飞时剐洛阳,梅花发后到三湘。 世情已逐浮云散,离恨空随江水长。 (1)本诗是一首别致的送别诗。

王八员外被贬长沙,而送行之人又是因事被贬巴陵的贾至。

一句“离恨空随江水长”道尽了个中情韵,请赏析“空”字的妙处。 (4分)(2)送别诗千姿百态,各尽其妙,各具其情。

请赏析本诗表情达意方面的表达技巧。 (4分)(1)“空”字使用精妙,一语双关。 用比喻的方法形象生动地描写了王八员外满载离恨远去,诗人的心也随行舟而逝;“空”字还写出了作者依依惜别而又无可奈何的苍凉心境。

(每点2分)(2)答案一:情景交融的写法。

开头两句,作者以“柳絮”“梅花”表明时间的变换,既点明了季节的变化,又渲染了一种苍凉的气氛,一种人生飘忽无定、聚散难测而又离合无常的感觉。 收束句用比喻将“离恨”比做湘江水那样悠长,以景结情,含蓄绵长。 (答出“情景交融”2分,结合具体诗句分析2分)答案二:本诗采用了乐意写哀的手法。

用暮春时节给人以春天感觉的典型物候“柳絮飘飞”和“凌寒绽放”来写“离情别恨”,使得全诗倍增苍凉之感。 这种离恨犹如浩浩荡荡的湘江水一样绵长而久远。

再加上是“谪迁人”送“谪迁人”,可谓“倍增其哀”。 (答出“乐景写哀”2分,略作分析2分)赏析这是一首情韵别致的送别诗,一首贬谪者之歌。 王八员外被贬长沙,以事谪守巴陵的贾至给他送行。

两人“同是天涯沦落人”,在政治上都郁郁不得志,彼此在巴陵夜别,倍增缠绵悱恻之情。 这首诗先从诗人自己离别洛阳时写起:“柳絮飞时别洛阳,梅花发后到三湘。 ”记得在那暮春时节,一簇簇的柳絮纷纷扬扬,我贾至当时怀着被贬的失意心情离开故乡洛阳,梅花盛开的隆冬时分,来到三湘。 以物候的变化表达时间的变换,深得《诗·小雅·采薇》“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的遗韵。

开首两句洒脱飞动,情景交融,既点明季节、地点,又渲染气氛,给人一种人生飘忽、离合无常的感觉。

【贾至《巴陵夜别王八员外》鉴赏阅读试题答案欣赏及赏析】贾至《巴陵夜别王八员外》鉴赏阅读试题答案欣赏及赏析。

如今友人王八员外也遭逢同样的命运,远谪长沙,临别依依,不胜感慨:“世情已逐浮去散,离恨空随江水长。 ”如今,世俗人情已如浮云般消散了,唯有我们两人的友谊依然长存,有多少知心话儿要倾诉。 然而,现在却又要离别了,那满腔的离愁别绪,有如湘江水般悠长。 第三句所说“世情”,含意极丰富,包括人世间的盛衰兴败,悲欢离合,人情的冷暖厚薄……这一切,诗人和王八员外都遭遇过,并同有深切的感受。 命运相同,可见相知之深!世情如浮云,而更觉离情的缱绻难排,有类流水之悠长。

结句比喻形象,“空随”二字似写诗人的心随行舟远去,也仿佛王八员外载满船的离恨而去。

这一个“空”字,还表达了一种无可奈何而又依依惜别的深情。 唐人诗中抒写迁谪之苦、离别之恨者甚多,可谓各申其情,各尽其妙。 而此诗以迁谪之人又送迁谪之人,情形加倍难堪,写得沉郁苍凉,一结有余不尽,可称佳作。

贾至(~772)唐代文学家。

字幼邻,一作幼几。 洛阳(今属河南)人。 天宝初以校书郎为单父尉,与高□、独孤及等交游。

天宝末任中书舍人。

安史乱起,随玄宗奔四川。 乾元元年(758)春,出为汝州刺史,后贬岳州司马,与李白相遇,有诗酬唱。 代宗宝应元年(762),复为中书舍人,官终散骑常侍。

贾至以文著称当时,甚受中唐古文作家独孤及、梁肃等推崇。

其父贾曾和他都曾为朝廷掌执文笔。 玄宗受命册文为贾曾所撰,而传位册文则是贾至手笔。

玄宗赞叹两朝盛典出卿家父子手,可谓继美(《新唐书·贾至传》)。

他所撰册文,当时誉为历历如西汉时文(李舟《独孤常州集序》)。 韩愈弟子唐皇甫□说:贾常侍之文,如高冠华簪,曳裾鸣玉,立于廊庙,非法不言,可以望为羽仪,资以道义。 (《谕业》)指出了贾文典雅华瞻的风格特点。

贾至与当时著名诗人、作家有广泛交游,也有诗名。 其诗风格如其文。 《自蜀奉册命往朔方途中呈韦左相》陈述途中感慨,直叙时事,煌煌大文(沈德潜《唐诗别裁》),而与王维、杜甫、岑参一起唱和的则高华工整,得意歌颂。 但在贬岳州后,诗风变化。

《初至巴陵与李十二白裴九同泛洞庭湖》三首,词句清丽,意境悠远。

《寓言二首》更以芳草美人寄喻遭际不遇,古雅而有风骨。

所以杜甫曾称其诗雄笔映千古(《别唐十五诫因寄礼部贾侍郎》)。

补充资料伤感旷放各有千秋“多情自古伤离别”⑦,这是柳永式的、带着浓重伤感情绪的离别,也是和他有着相同感触的许多人的离别。

唐人的送别诗中,这类诗不在少数。 “悲凉千里道,凄断百年身。 心事同漂泊,生涯共苦辛。 ”(王勃的《别薛华》)不重惜别之情,而写悲切的身世之感,政治上挫折,迢迢千里唯失意相伴,哀伤情绪是很浓厚的。

再如卢纶的《送李端》:故关衰草遍,离别自堪悲。 路出寒云外,人归暮雪时。 少孤为客早,多难识君迟。

掩泪空相向,风尘何处期?全诗以一个“悲”字贯穿全篇,首联写送别的环境,从衰草笔,大大加重了离愁别绪,给全诗定下了深沉感受伤的基调,次联写送别的情景,仍是紧扣悲字,融入浓重的依依难舍的惜别之情,颈联感叹身世,仍是紧扣悲字,感情沉郁,将惜别、感世与伤怀合在一起,心境更显悲凉。 再如贾至的《巴陵夜别王八员外》:柳絮飞时别洛阳,梅花发后到三湘。

世情已随浮云散,离恨空随江水长。 诗人是怀着被贬的失意离开故乡的,开首两句情景交融,既点明季节地点,又渲染气氛,给人一种人生飘乎,离合无常之感。

三句“浮云”的比喻,更加深了难遣的离情,结尾一个“空”字表达了一种依依不舍而又无可奈何的心境。

唐诗中写迁谪之苦,离别之恨者居多,此诗以迁谪之人又送迁谪之人,情形倍加难堪,读来沉郁苍凉,余味不尽。

但是友人分别也并非全都是伤感的,如“海内存知已,天涯若比邻。

无为在歧路,儿女共沾巾。 ”同样是王勃的送别诗,这首《送杜少府之任蜀川》中的句子,与《别薛华》在格调上迥然不同,一洗送别的悲酸之态,意境开阔而音调爽朗。

“怅别三河道,言追六郡雄”、“勿使燕然上,唯留汉将功”。

陈子昂在他这首《送魏大从军》中写送友人去远征,丝毫不落儿女情长、凄苦悲切的窠臼,从大处着眼,抒发了作者的慷慨壮志和奋发向上的精神,感情豪放激昂,英气逼人,气壮山河。

至于边塞诗派的代表诗人岑参的《送李副使赴碛西行军》和《武威送刘判官碛西行军》两首,则更是化惆怅为豪放的经典之作,“都护行营太白西,角声一动胡天晓。

”在惜别中重书祝捷之意,来壮僚友之行色,在送别诗中可谓独具一格。

“脱鞍暂入酒家垆,送君万里西击胡。

功名中应马上取,真是英雄一丈夫。 字里行间激情荡漾而气贯长虹,珍重的送别之意暗含其中。 这些诗句以豪情叙别,不作儿女之态,正是以深情作铺垫,写出了知已之情,是以豪放见佳之笔。

同样的,有一些诗人,在与好友分别之时,虽不是如此豪放,却也是以旷达出之,表现了唐人独具的开阔胸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