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僵尸有个约会之姜天羽

★、无论什么时候,做什么事情,要思考。★、往公牛身上再使劲,也挤不出滴奶来。★、发奋不必须成功,不发奋必须会失败。★、一路走来,风风雨雨,感慨却不后悔!★、山山会倒,水水会流,自己永远不倒。★、仍然在途中,只好相信雨過後有彩虹。

来到了海边。我怀里有一只小猴子,然后我喂它吃面条。

我和僵尸有个约会之姜天羽

况国华和复生被不久赶到的游击队员救了回来,没出什么事。 就这样安安静静的过了几年。 1945年,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结束了中国长达八年的抗战史,每个国人都异常兴奋,毕竟自己的国家得救了,自己有了根,谁能不高兴吗。 红溪村里这几天可是异常热闹,为啥?村子里的游击队员况国华的儿子今天满月,将在晚上摆下酒席,邀请全村人参加。 对于况国华的小儿子,全村人可宝贝着呢,先不说况国华的原因,就冲那刚满月的婴儿长的可爱,就值得大家宝贝。 晚上况国华住的院坝里可是非常热闹,十几桌酒席,欢声笑语充满整个院坝,有敬酒的,有谈天说地的,有交头接耳的,在门口上两个大红灯笼的照耀下,喜庆气氛渲染着每一处。

一只小猫不知何时跑到况国华脚边,喵喵两声,小脑袋亲昵的耸了耸况国华的小腿,况国华一把抱起小猫,开玩笑的问道“怎么了小咪,怎么没陪复生阿?”“况大哥,况大哥,我知道,我看小咪八成是喜欢上你,想给你做二姨太呢!”那儿童独有的童音响彻在况国华耳旁。 “你啊,就喜欢拿你况大哥开玩笑。

”况国华的老婆阿秀这时充满慈爱的对着复生抱怨道。

复生顿时羞红了脸,看得周围村民纷纷大笑不已。 “况队长!”突兀的一道宛若清泉般的声音在喜庆的院坝里回荡。 看着盈盈走来的马丹娜,况天佑对着阿秀介绍道:“这就是那天救我的马姑娘。 ”话说完就扭过来头来问道,“马姑娘有什么事吗?今天我儿子满月,不如坐下来喝杯水酒如何?”“今天是你儿子满月啊,那恭喜你。 ”马丹娜逗弄着阿秀怀里的小婴孩。 “呐,这个给你,可爱的小东西。

”说着,马丹娜道平安符系在了小男孩的脖子上。

“这?”阿秀看了看况国华,况国华点了点头,于是便向马丹娜道谢。 “况队长,能单独聊聊吗?”马丹娜希冀的对着况国华说道。

况国华看了看阿秀,回过头来对着马丹娜点了点头,便走向了院坝外。 马丹娜也紧紧的跟了出去。

“我之前经常听人说起游击队里有位传奇人物,每次出去任务都能成功,而且能全身而退,那个人就是你吧?”马丹娜娇笑的问道。

“也许是我贪生怕死呢?”况国华不以为然的说道。

“战场上往往能活命的就是那些不怕死的,而那些贪生怕死的相反死得早,你说你怕死吗?呵呵呵!!”马丹娜顶了回来。 “你有什么事,就说吧。 ”况国华直接开门见山。 “其实我是想你帮我一起去杀僵尸王将臣!”马丹娜顿时严肃了起来。 “僵尸王将臣?”况国华摇了摇脑袋表示自己不知道。 “僵尸王将臣,是远古遗留下来的僵尸,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且经常危害苍生。

而他沉睡的山洞就在红溪村不远处!”马丹娜一针见血的指出了况国华的软肋。 “好,我帮你。

”况国华想也没想,毫不迟疑的答应了下来。

“难道你不怕吗?还是好好考虑一下吧。

”看况国华答应得那么爽快,马丹娜反而劝道。 “大不了就是死,有什么好怕的?”况国华不解的问道。

“面对将臣最痛苦的不是死,而是不老不死,以血为生,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亲人离自己而去,留下自己一个人在世上,最后孤苦无依。 ”马丹娜饱含深意的看了看况国华一眼。 “不用考虑。

如果今天我不去杀僵尸王将臣,那么以后死的很有可能是我的子孙!”况国华深邃的眼睛直视着马丹娜。 “好吧,我已经推算出明天就是僵尸王将臣再次出山的日子,所以你明天早上把村民都遣散出去,免得僵尸王将臣为害红溪村的百姓。 ”马丹娜认真的说道。

“好!明天见!”说完,况国华便向家里走去。

第二日下午。

“快走吧,要不然来不及了。 ”村民们恋恋不舍的纷纷离开了这片曾经生他们养他们的土地,大包小包的东西呆在身上,各家各户都快走完了。 在一个转角口边上,阿秀哭红的双眼,痴痴的看着况国华,尽管心中万分不舍,但还是理智的说出了违背自己心意的几个字:“你小心些,我等着你,等你办完了事,记得来找我!一定要安全回来!”“我知道了!阿秀,我一定会来找你的,你等着我。

”况国华对着阿秀深情的说道。 直至看到阿秀一步三回头的走远,才回过头来。

而此时在人群中的复生,却在焦急的寻找着什么。 “小咪!小咪!你在哪啊?快出来啊!!”抱着大咪的复生在人群中搜寻着小咪。

而何伯这时走了过来,一把拉住复生,“怎么还不走啊?再不走,天就快黑了!”“我不走,我不走!我要找小咪,小咪不见了,我要找小咪。

”复生试图摆脱何伯的双手。

听着复生的话,何伯叹了口气,然后一把拉住复生就往外拽。 两人就这样拉拉扯扯,争争吵吵的离开了。 太阳快落山的时候,村里的人都已经走完了。

昨日还热热闹闹的村子,今天就变成了荒村。

看着这一切,况国华兴中不禁感慨着:“这就是人生啊!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叹了口气,随即脸色又坚毅了起来,不复刚才的温柔。

夕阳西下,在离红溪村10里外的一处山坡上,况国华和马丹娜在将臣沉睡的洞外布置完了阵法,在此处休息休息,抬起头就可以看见洞口的情景,而且还在洞口安了一个铃铛,一旦尸气传出,那铃铛就会响。 所以在铃铛响起前,两人都尽量的放松自己,毕竟等会还有场硬仗要打。 “你能确定今晚能将僵尸王将臣诛杀于此吗?”况国华突然问道。

“不能确定,我们马氏一家追杀僵尸王将臣已经几千年了,但还是死的死伤的伤,没有一次成功过。 ”马丹娜的语气很失落,似乎是为了马家不能杀了僵尸王而失落,又似乎是为了自己今晚不能确定能否杀得了僵尸王而失落。

似乎想起了什么的马丹娜,拿出一颗如荔枝般大小的透明色珠子,递给况国华。

况国华那在手里捏了捏,又看了看好奇的问道:“这是什么?”“这颗是我们马家祖传的净世龙珠,如果你真的不幸被将臣咬到的话,就立马把这颗珠子吞下去,他会让你解脱的!”马丹娜解释着珠子大来历和作用。 “如果来不及吞怎么办?”“那么你将面对的就不是将臣,而是我们马氏一族世世代代的追杀。

”马丹娜瞪大眼睛的看着况国华。 看着在一旁瞪眼的马丹娜,况国华也不由得不好意思了起来,拿出包袱,取出两块干粮,递了一块给马丹娜,“呐,给你。 ”马丹娜笑着摇了摇头,坐在一边哼起了小曲,只是来来回回都是那么一句。

听着马丹娜如此哼小曲,况国华笑了一下,“你就只会这一句吗?”“是啊,就只会这么一句,还是前些时候在路边听到的,觉得好听,无聊时便哼哼。 怎么你要教我?对了!你就教我唱山歌吧!”马丹娜突然兴致来了似的一下冲到况国华身边,希冀的望着他。 于是况国华便准备哼一首完整的曲子给马丹娜听,只是曲子才哼一小段,铃声突然大作。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