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老是我的艺术引路人 情书 张学友

周老是我的艺术引路人 情书 张学友

内容摘要:2016年11月30日,作为一名基层苏绣艺术工作者,我参加了中国文联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 关键词:博览会;展览;美术馆作者简介:2016年11月30日,作为一名基层苏绣艺术工作者,我参加了中国文联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并且作为大会主席团成员,荣幸地坐在大会开幕式主席台上,近距离聆听了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讲话,内心深处感觉特别激动和感恩!  在第十次全国文代会上,我当选中国文联全委会委员。

会议结束后,我感慨万千,从太湖边一个小村庄的普通绣娘成长为中国文联全委会委员,一路经历了太多风雨,也感恩太多人的帮助。 一位慈祥长者的形象不停地在我脑海中浮现,他的谆谆教诲又开始在我耳边回响,没有他的引领,我不会走到今天,他就是曾任中国文联主席,也是我的前辈良师,对我人生和事业都影响和帮助巨大的周巍峙先生。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也是我们中国文联这个大家庭成立70周年。

周老已经离开5年了,我时常怀念他,且永远感激他,因为他对我的知遇之恩、器重之情,对我的指导和扶持都让我铭记在心,长久伴随与影响着我的艺术创作和人生道路。   第一次见到周老是1998年。 当时中国文联、中国民协在北京举办第二届中国国际民间工艺博览会。 我带着苏绣作品《沉思——周恩来肖像》参加了展会,并且在现场穿针引线为大家演示苏绣艺术,引得不少参观者观看。

不经意间,我留意到人群中一位面容和蔼的老先生聚精会神地观看我的演示,后来他又在《沉思》前驻足良久。

老先生看着《沉思》陷入了沉思,不时还会发出一两声惊叹,那时我只是一个20岁出头的小年轻,并不知道眼前这位老者就是中国文联主席周巍峙。 直到几年后结识了周老,周老才告诉我,当年我全神贯注做刺绣演示的样子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且我创作的作品《沉思》不仅形神兼备、技艺卓绝,更让他想起自己在周总理身边工作过的日日夜夜。

  2004年,周老专程来到苏州看望我。 那时,我恰好遇到了创作生涯的瓶颈期和人生选择的迷茫期。

虽然我自己在刺绣技艺方面已经有所成就,但是探索原创题材作品之路一直不是特别顺畅。

而且随着经济的发展,很多刺绣从业者都选择了开店做生意,很少有人像我一直坚持走非商业的刺绣艺术创作和研究的道路。

开店做刺绣工艺品生意的人很快就积累了可观的财富,家人和朋友也都劝我面对现实,选择去走工艺品和商业化的道路,可以让多年的技艺积累快速变现赚钱。

现实和我的艺术理想产生了剧烈的冲突,我感觉自己的前途被一片乌云笼罩。

而周老的到来就像一道阳光驱散了乌云。

我到今天还清晰地记得周老勉励我的话语,他语重心长地对我说:“今天的精品就是明天的文物,我们应该肯定民间工艺的价值。

小姚,低端化的工艺品不是你的‘菜’。

我第一次见到你就被你的专注和认真所吸引,你愿意投入时间成本花上一年甚至更久绣制一幅刺绣艺术品,你愿意把最美的青春投入在刺绣中,又有一股热情激情,你有真正成为艺术家的胸怀,所以你要坚持自己的理想,走精品艺术路线,不要因外部环境改变自己的追求。 ”周老的话,不仅帮我理顺了工与艺的关系,并且打开了我的心结,让我以饱满的热情投入到为艺术理想奋斗之路上。   同时,周老鼓励我进京办展览,他说,你的作品很好,好的东西要让更多的人观看和分享才对。

于是2004年10月,我在北京中华世纪坛举办了个人刺绣艺术展,周老不仅作为开幕式嘉宾亲自出席,还邀请了迟浩田将军作为嘉宾。 展览结束后,迟将军也为我留下了珍贵的墨宝。 正是这次展览,拉开了我从民间走进艺术殿堂的帷幕,之后我又陆续走进上海美术馆、中国美术馆等地办展,这都与当初周老的教诲和鼓励密不可分。   2005年,周老又一次专程到我的刺绣艺术馆参观。

周老和我乘着小船,走水路向我的艺术馆进发。

一路上,周老不住感叹古镇的秀美和水乡的灵气,他笑容满面地和我拉起了家常,不经意间的话都让我受益终身。

我记得周老对我说:“手艺人和民间工艺美术家是不同的,因为称‘家’,就是一个有思想、有追求、有担当的人。 手艺人无需考虑那么多,做好手上的活就行,而作为一个‘家’,就是要站在行业的高度,以作品说话。 作品给观赏者不仅带来感官享受,更加要在精神层面带给人愉悦和催人向上的力量。

一切艺术首先要从技术技巧熟练把握,这些都是基础,要从技艺上升到艺术的生命力就是要同时代相结合,要注意选择题材的重要性,及表现形式的重要性。 ”  周老的话带我走上了原创之路。 后来的几年,我潜心钻研具有时代特色的作品,创作出了献礼奥运的《百年奥运中华圆梦》、庆祝新中国成立60周年的《江山如此多娇》等,打破了苏绣临摹复制的传统以及尺寸的限制,用鸿篇巨制的原创苏绣作品展现时代风貌,反映民族精神。   那次苏州之行,周老为我题写了“姚建萍刺绣艺术馆”的馆名,鼓励我勇于突破,敢于探索,争做行业的领头人,我认真记下了周老的话。

在艺术馆中,周老再次认真观看了《沉思》,不住地感叹刺绣艺术的精妙,也和我分享了许多他在周总理身边工作的故事,让我感受到了周总理等老一辈革命家伟大的人格。

当时周老告诉我说,他要请周总理的侄子周尔鎏先生来看看这幅作品。

后来,周尔鎏先生来参观了这幅刺绣肖像,深受感动,他把这幅作品写进了他的著作《我的七爸周恩来》一书中。

从此以后,周尔鎏先生几乎每年都会来我的艺术馆参观,并多次向我表达感谢,感谢我把这幅作品作为“镇馆之宝”放在艺术馆,让更多的人缅怀敬爱的周总理。   2006年,我赴京参加第八次全国文代会,周老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就说:能来参加这个会真不容易哦,你代表着千千万万民间工艺美术家,当然,这是你自己用作品说话,一步一步走出来的。 周老的话就是这样,平实质朴,但又深入人心。

  2011年,第九次全国文代会期间,我专程去周老家中拜访他,周老开心地告诉我说:小姚,你在原创苏绣尤其是主旋律作品方面取得的成绩真的了不起。 但是还要继续努力,与时俱进,多创作好的作品,同时为整个行业多作贡献。

  周老的殷切期望,始终鼓励我前行。 接下来的几年我在深刻学习体会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丝绸之路经济带伟大命题后,率领团队创作了《丝绸之路》系列作品,回望民族厚重的历史,展望未来伟大的民族复兴。 此外,近几年我还承担了十几次国礼苏绣的创作任务,让苏绣成为了国家外交事业上的重要名片。

  2014年9月12日,98岁高龄的周老因病逝世,得知这个消息我悲痛万分。

他永恒的艺术人生、不朽的艺术精神永远激励我们奋力前行。   转眼,周老离开我们5年了,我一直在缅怀这位尊敬的前辈师长。 结识周老这20多年中,他对我的指导和鼓励让我永怀感恩,不忘初心,勇于奋斗,砥砺前行。

  扎根人民,与时俱进,用好的作品说话——周老传递给我的精神,一直让我坚持在民族艺术的传承创新之路上,在中国文联这个大家庭里不仅沐浴温暖的阳光,更加挥洒辛勤汗水,把个人理想、个人事业融入到民族艺术复兴中去,不忘初心,孜孜不倦,勇往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