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性熬夜”:“白天不值得”正在消耗生命

 A.尽量使每一次的测量结果完全一致 B.当发现测量数据相差太大时可以修改数据 C.记录数据和计算时小数点后保留的位数越多越好 D.按实验要求认真测量如实记录数据.某同学四次测量一物体的长分别是cmcmcmcm则物体的长度应该为()AcmBcmCcmDcm.向装有清水的杯子里滴一滴红墨水过一会儿整杯水都变成了淡红色这是因为()A.红墨水在清水中流动B.红墨水遇到清水会褪色C.水的无规则运动D.分子的无规则运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一名法国飞行员在m高空飞行的时候发现脸旁有一个小东西飞行员敏捷地将它抓住。令他吃惊的是抓住的竟是一棵德国子弹!飞行员之所以能抓住子弹是因为()A.子弹相对于飞行员几乎是静止的B。子弹相对于地面是静止的C.飞机相对于地面是静止的D。子弹的运动方向与飞机的习行方向相反.在新型飞机研制中将飞机放在风洞中固定不动让模拟气流迎面吹来便可以模拟空中的飞行情况。

  我知道,我做得还不够,起码在教师岗位上的工作还不够好,成绩还不够突出,表现还不够优秀。在此,衷心地感谢各位领导和同仁们的抬爱以及呵护。

“报复性熬夜”:“白天不值得”正在消耗生命

  每天凌晨两三点在微博立一个flag,“明天再熬夜就把手剁了”;建一个名为“12点睡觉”的微信群,倡导“在夜里12点前睡觉”;中医药大学的学生在聚会上科普熬夜的危害后表示,“不瞒你说,我也熬夜”。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如今不少年轻人明知熬夜危害,却依旧熬夜,为自己贴上了“报复性熬夜”的标签。   资料图:女大学生“睡操场”呼吁关注睡眠质量。

刘涌志摄  所谓“报复性熬夜”,是指白天过得不好或者过得不满足,便想在夜晚找到补偿,这是年轻人很自然的心理。 当然,也是普遍现象。

据《中国医师协会》发布的《2018年中国90后年轻人睡眠指数研究》显示,90后睡眠时间平均值为小时,低于健康睡眠时间,六成以上觉得睡眠时间不足。 其中,%的人属于“晚睡晚起”作息习惯,%的被访者属于“晚睡早起”,能保持早睡早起型作息的只占%。

  睡得晚、起得早,已经越来越成为年轻人或主动或被动的作息习惯。

这背后,既有很多个人因素,也有着鲜明的时代底色。   在现代生活节奏下,一个人理想状态下的时间分配,大致是工作八小时,睡觉八小时,剩余的八小时是休闲娱乐和学习充电的时间。

但现实上,工作超支了大部分时间,不少年轻人的休闲娱乐和学习充电的需求,未得到有效满足,便去向睡觉索要时间,这便造成了熬夜现象。   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还是在白天。

这需要两方面的调节,一是自身的时间分配优化,二是工作或学习环境的有效改良。

  对个人来说,要提高工作和学习效率,尽可能缩小耗费时间的无意义消耗,才能为睡眠腾出时间;对于企业单位来说,除了严格遵守劳动法对工作和休息权益的规定,还要有清晰的边界意识,把八小时之外的支配权还给员工。   不少年轻人会抱怨,自己的白天被学业、社交或者工作束缚,能够自我支配的只有夜深人静的时刻。 说白了,还是压力和焦虑在作祟。

不少人白天看起来很忙,但更多的是盲目和迷惘,缺乏清晰的成就感,到了夜晚,要么感觉“白天不值得”,要么感叹“身不由己”,一股空虚感如夜风袭人。

  这一点,在《中国90后年轻人睡眠指数研究》中亦有深刻的体现。 其研究数据显示,90后年轻人睡眠指数均值为,普遍睡眠不佳,“苦涩睡眠”占%,“烦躁睡眠”占%,“不眠”占%,只有%睡眠处于“甜美睡眠”。 所谓“睡得不好”和“睡得太晚”恰似一体两面,彼此影响,以致恶性循环。   所以,我们除了劝年轻人早睡,更要关心他们为何迟迟不能入睡,为何明知熬夜伤身体还要“毁己不倦”?只有尽可能地拔除他们身上的压力和心中的焦虑,他们才能舒坦入睡。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报复性熬夜”都值得理解和同情。 比如,一天24小时恨不得20个小时用来打游戏、上班追剧下班还追剧……这种畸形的时间消费观、享乐主义式熬夜,同样不值得提倡。

其实,我们仔细想一想,“报复性熬夜”到底报复了谁?身体是自己的,熬完夜后还是要面对第二天,该上班还是要上班,你报复不了老板或领导,说到底还是在报复自己。   一个人最大的财富是时间,但不加节制地挥霍,它同样会变得无比廉价。

所以,自律就显得尤其重要,它也是人与人之间产生差异的分水岭。 自律的人是在“花时间”建设自己,而不是让时间消耗自己的生命。 因此,积极的时间观,应该做时间的主人,让自己属于自己。 (与归)+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