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是富二代,就要好好努力挣钱

你不是富二代,就要好好努力挣钱

  多年前我看过一篇文章,题目大概是《我了十八年,才跟你坐在一起喝》,文章说里的很久很久,过上许多里的人最普通的。 那时我看那篇文章非常。 数年后有人翻出这篇文章,大肆抨击,说无病呻吟、矫揉造作。

  最近也在从网看到一篇文章《打败我们的不是,是》,当人家兜底,可以送他去名牌,却只能窝在小城的时候。

当拿着攒下来的零,求同学换成整票儿,他们刨根问底,问你做什么的时候。 当眼睁睁看着这些,消失在售票窗口、酒吧柜台,消失在10块一瓶矿泉的景点,还必须强颜欢笑,假装不疼的时候。

当本打算去他的,他却想要出国,措手不及问他怎么办,他却冷冷说出那就一起出去这几个字的时候。 当彼此渐行渐远,甚至连对方的,都捕捉不到的时候。

我,我实在太太。

我,再也跟不上他的。

我,曾用稚嫩的、无奈的、的,过他。   我哀叹,想起柴静在《看见》里说:只有同样过无边的人,才有说,我你。

  是呀,对于那些不曾过无奈的小孩来讲,我们的确是无病呻吟、矫揉造作。

  我不看动漫,但《银魂》里有句台词说:和你们这些有少爷不同,我们光是就竭尽了。   觉得这话说得真好。   我见过不少有人家的小孩,每个都不一样,我当然不会以偏概全。

但我总记得许多年前我给一个小孩做,他是个不错的小孩,就是太了,不把思放在上。

有一回他让他买一款新出的电子产品,很贵,但他开,很有,二话不说就买了。 可因为他要的没有了,他换了个,明明是同一款式的,他却了,大发、大吵大闹,把关在房间里不肯出来,怎么求都不应。

  这样的事若不是我亲眼见了,我一定不信。

  我记得他拿到那东西第一句不是谢谢、真好,而是疾言厉色地责问:怎么是黄色的,我不是让你买黑色的吗?  他一直夸我好,有,说她是,就是不用功。

我哀叹。

我有个这么有的,每个月给我那么多零,从小不愁吃穿,要什么有什么,我也会不思,想干嘛就干嘛,整天游戏。   稍微有些的话,也许我会。

但我不敢我会这样的什么。

了那样的,还要什么?  真是那样的话,我就不必像现在这样,的第一要事便是找一份绝对的,还助学贷款,,养活。

  谁说我不想过想要的呢?我也想。 我也想当作家,想写想写的东西,想有一份的情,想做很多很多的公益。 可我不能,现在还不能。 我要有的收入,我要照顾好,我要存养活他们,我要赚很多很多的,然后再想要的。

  我想我们之间的区别是,许多年前,当我们同样发现写作而数学不好时,你觉得无所谓,一写作,;而我做数学题,后来考到好的高中,好的,找到好的。

多年后,你如愿以偿成了专栏作家,我迫于生计找了份勉强糊口的,每天下班看些书,写些文章,发表给我仅有的一点好友看,在能养活、养活的基础上我仅有的一点点文学梦。   少爷,很,我不能如你所说的,我得养家,我得。

我这对你来说轻而易举,但这并不代表我就是在矫揉造作,你不曾过我所的,你不能我,我能你。   最近看到一句话,时还没想好要干什么或是不确定干什么,又不想光阴的话,要么多赚点,要么多读点书,想要让更,这二者都是必不可少的。   我想这话也可以稍微一下:的你,不是有人家的少爷,你和我一样身负养家糊口的重担,不管你有没有远大的,你都要先多多,赚很多很多的。

有了,有了的,我们才有再去其他,包括所谓的想要的。   谨以此文送给渐行渐远的。